2016/12/21

最後武士
























前天,真田信繁差點便一戰功成,取下德川家康首級!可惜。

自這天始,「日本第一戰將」之名永垂不朽。人生在世,勇者無敵,豈能成敗論英雄!

2016/12/20

聽。讀。影。貳零壹陸 ~ 聽
























昔日黑膠時代,音樂有價,唱片可能得來不易 (有些要從外國訂回來,價錢貴仲要等等等… ),樂迷會反覆聆聽欣賞,徹底消化。經歷過下載年代,今日人人在串流網站聽歌、youtube 看影像,音樂因為免費而頓變廉價。選擇過多,獲得太易,聽歌的人失去耐性,幾個 bar 便飛歌。舊時難以得到,享受會深一些,快樂也持久些。今日垂手可得的,享受會淺一些,快樂也短暫些;這些都是老生常談,卑之無甚高論。至於黑膠,以前是音樂主流載體,後來被更好的產品取代,遭到淘汰。今日是線上聽歌時代,連歌曲檔也不需要,黑膠反而以奢侈品之態回魂,又再大行其道。人類行為模式真是個怪圈,難以逆料。

2016/12/11

這一個夜


































週末晚上,心血來潮,突想起二十世紀碩果僅存的爵士大師 dave brubeck,就在四年前這時分,走了。

生於 1920 年 12 月 6 日,卒於 2012 年 12 月 5,差一天,他便 92 歲。

記得有次在蘇豪區喝酒,店子播著爵士樂 — 對啊,就是沒人會為意,遑論張開耳朵聆聽的「背景音樂」爵士樂。此際,一曲'take five'自啤酒氣味與雜多交談聲浪間穿出,鄰座的洋女子開心喊了聲,腰肢亦隨著那鑽入耳朵的五拍節奏扭動起來。

2016/12/09

樂海星沉 ~ 再見 greg lake!





上帝在開玩笑麼?

原來 leonard cohen 仍不是 2016 年最後一個離開的音樂巨星,今天,greg lake 也走了。

2016/11/11

let's say goodbye to leonard cohen





天色昏沉,傳來 leonard cohen 逝世的消息,上月出版的"you want it darker",成了遺作。

今年下半年,suicide 的 alan vega 離開;十月下旬,dead or alive 的 pete burns 也走了。heaven is organizing the biggest rock festival ever.

2016, what a year !



2016/11/05

2016/10/08

淺草妖姬 ~ 五張在東京蹓躂時聽的東瀛歌姬唱片


















在東京工作的香港女子阿美,與日本男友分手了。因為,愛情進展到某個點上,便演成一種麻痺。三月下旬,梅雨季節,四處濕得叫人厭悶。春寒抖峭的夜晚,阿美一個人在下北沢某爵士樂酒吧,喝著便宜的「白州」威士忌。納悶間,台上黑人女歌手唱出 billie holiday 的 'when you're smiling': "but when you're cryin', you bring on the rain, so stop your sighin ', be happy again. keep on smiling, cause when you're smilin', the whole world smiles with you."外面春雨如晦,阿美心有所感,當下打電話給男友;她希望大家一起再嘗試,對方承諾定會努力,阿美於是微笑了。愛在留離間,情在難捨時。這是一個我很喜歡的東京愛的故事。


2016/10/07

哈佬!摩佬! ~ "morrissey live in hong kong"























摩佬襲港!這個摩佬,當然不是曼聯領隊摩連奴,而是 morrissey.

兩個摩佬也有共通點:都係咁寸嘴!

morrissey 來港演出,當然係年度盛事,應該係比麥當娜訪港更盛嘅盛事。網上開售當日,如世界各地一樣,眨眼售罄,香港終於有一樣嘢符合國際都會標準。


摩佬到臨,我估絕對有樂迷齋戒一天至七天,恭迎大駕。下午五時場外開始有人排隊,摩佬遲了粒幾鐘才上台。樂迷等了幾十年,當然不介意等多個把小時。

2016/10/01

戰國無雙 ~ 日本戰國紀之二十六




















「這次戰至最後一兵一卒」茶茶向千姬說

關原合戰後依豐臣秀吉遺願德川千姬以六歲之齡,來到大坂城嫁給秀賴轉眼已十二年。大坂冬之陣酣千姬認為雙方最後必然和談她一直非樂觀甚至帶點天真茶茶對這個十八歲媳兒  —  她看起來比實際年齡還要小  —  的準測,有點驚訝。

這次千姬樂觀不再她黯嘆喟:「我從沒見過焚城想必是很悲慘。」茶茶凝望眼前少女想到自己,曾看過兩座城池焚燒把一切企圖與欲都吞噬。終極一戰即將到來上兩回自只是站在舞側的小姑娘今次終於來到台中央,當上女主角三部曲演到此際,最終可會以悲劇謝幕

2016/09/26

孤城落日 ~ 日本戰國紀之二十五




















戰火在十一月二十六日於大坂城東北方展開,「大坂冬之陣」正式爆發!

德川系軍團的上杉、佐竹兩部隊率先進攻,戰況傳到城內,立即沸騰起來。

茶茶踏上天守閣,遠方的軍隊像螞蟻群動,人聲自遠處鬧烘烘傳來,槍聲更是清晰可聞。入黑後,吶喊聲迄自不斷,大坂一夜,籠罩在濃濃戰鬥氣氛之中。

2016/09/19

欣求淨土 ~ 日本戰國紀之二十四






















德川家康忍耐力之強超乎常人

關原合戰之後德川家已雄視天下大可立刻取大坂而代之 (換作織田信長一定會這樣做)但深思熟慮的家康怕此舉會引起曾受恩於秀吉的武將反彈遂作出更長遠穩的部署他的計劃是先建立自的政權,關原合戰的敵大名一律削及沒收領地轉給自的陣營待實力鞏固後奏請朝廷封自為征夷大將軍,成立武家政權,讓權力牢牢地世下去這計劃經營下來就是十四年 

2016/09/11

荒涼之歌 ~ "the tiger lilies perform hamlet"


























哈姆雷特的瘋癲、黑暗、蒼涼,今晚共冶一爐。

英國 dark cabaret 三人組 the tiger lillies 來港,與丹麥 theatre republique 劇團聯袂演出多媒體音樂劇場《王子復仇記》,以精湛而陰暗的音樂,把莎翁經典劇目推向迥然不同的視聽邊界。

2016/09/06

關原合戰 ~ 日本戰國紀之二十二















































天下誰屬在此一戰

前田利家死後德川家康再沒牽制,氣焰越見囂張,儘管嘴裡仍是以「五大老」之首的身份幼主豐臣秀賴實則取而代之之勢已是路人皆見慶長五年家康向不肯屈從的「五大老」之一的上杉景勝動手以豐臣掌權者身份召集關東各家大名浩蕩蕩向上杉家的會津揮軍

2016/09/04

皇皇香港,我武唯揚!今日,票投熱普城!





天有光! 大鵬金翅鳥凌空飛揚,紫雲遍天,滿地吉祥。

我武唯揚,香港重光!要我華夏,再現輝煌!

浩然之氣,若決江河!今日,同道奮起,鐵馬金戈!永續基本法,票投熱普城!



2016/08/28

9月4日,把你的一票投給梟雄!























今時今日香港,不要空泛理念

民主自由甚至本土人人都識講連民賤聯也講本土但現在水浸眼眉這些統統都已流於空泛政治團體要提出具方案略!

2016/08/19

決戰前夕 ~ 日本戰國紀之二十一























豐臣秀吉死後沉睡了一會的戰國火山又再活起來

各大勢力板塊開始蠢蠢欲動。當中「五大老」之首的二百五十六萬石大名德川家康實力最強橫並野心勃勃是毀豐臣政權的定時炸彈秀吉生前屢次欲解決德川家康問題但始終沒能將之打殘轉為拉攏;及至秀吉身後,德川家康已膨成難以壓的張牙舞爪怪物

2016/08/18

迷惘夜車 ~ 五張黑夜公路上聽的唱片



















每想起電影妖夜慌踪》,腦裡就浮現開場黯夜奔馳的駕(bill pullman) 主觀鏡在無盡虛空的黑夜公路上著前方的空間除一道車頭燈光與不斷急向後倒退的行車線外更無一物這可是人生的喻意at the end of the day everything is on our own, 我們只是一個人在孤單的公路上疾走奔向不著邊際的幽暗前方 

2016/08/13

縱貫線 ~ 五首公路上聽的歌



























Jack kerouac 與友人駕車在美國東西馳騁,寫成公路迷走浪蕩青春小說"on the road"成為 beat and counterculture generation 聖經公路無目的浪駕從新英倫開到加州,虛擲辰光,燃燒多餘的人生,多麼快意可惜香港太小迷人公路從東至西迷走十四公里便迷完沒有浩的放逐只有迷你的迷走好沮喪。

2016/08/12

月滿繁星夜 ~ 五張深夜聽的唱片





























黑夜時間的流動速度跟白天不一樣日間像活在戰場工作完成後有時已是夜深時分,這時刻,真正屬於自己。放鬆了好像流得緩慢然而美好時光卻總又溜得快深夜到底時流動速是慢是快呢

2016/08/09

秀吉賓天 ~ 日本戰國紀之二十





















萬物總有時。

兒子鶴松丸一命歸陰時,秀吉不在他身邊,而是身在京都為兒子祈福。那天他聽到消息後,把自己關在東福寺內,一整天不見人,次日剪下髮髻致哀。德川家康與毛利輝元來探望,見狀亦把髻剪下,其後前來致哀的武士亦紛紛仿傚。

2016/08/05

殺生關白 ~ 日本戰國紀之十九


























豐臣秀吉,幾乎贏盡所有。

憑決斷、謀略、狠勁、實力,接管了整個織田家後,秀吉繼續剿平各反對勢力。一五九八年他向全國下達動員令,征伐不聽話的關東大名北条氏政。秀吉親征,對北条氏根據地小田原城展開圍城戰,最終氏政切腹,兒子氏直被流放。翌年,東北陸奧霸主伊達政宗前來請降,至此全國各勢力,齊向秀吉下跪,日本三島統一。在此三年前,天皇向秀吉賜姓豐臣,授「關白」(攝政王) 之職,後至「太政大臣」(日本律令制度下最高官位)。從農民時叫日吉丸,到進入織田家後叫木下藤吉郎,之後木下秀吉,羽柴秀吉,到最後成為豐臣秀吉,夢一樣天下人之路,終走到頂端。

2016/07/23

你死我亡 ~ 日本戰國紀之十七


























清須會議後約一百天,羽柴秀吉為信長在京都大德寺舉行喪禮。

會議上被欽點為接班人的三法師,已被織田信孝挾往岐阜,未能成為這場喪禮的主喪人。但秀吉毫不在乎,don't give a shit!他把信長的四子秀勝收為養子,來充當這場大龍鳳的幕前主角。柴田勝家、阿市、信孝、信雄,則悉數被排除於喪禮外。秀吉擺明車馬,以織田家繼承人自居,他與柴田勝家,已從「人民內部矛盾」,演成「敵我矛盾」。

2016/07/16

清須會議 ~ 日本戰國紀之十六

























小圈子選舉,自古有之。

本能寺之變後,羽柴秀吉擊潰明智光秀,成功搶佔了討伐逆賊,為主復仇的道德高地。柴田勝家雖跚跚來遲,卻無損其織田家最具資格宿老,兼軍團代表人物之身份。為了奪回形勢,勝家立即以首席家老代表之姿,召開會議,討論由誰來繼承織田家督之位,會議地點,為信長當年美濃攻略時的根據地清須城。

2016/07/02

柴田勝家 ~ 日本戰國紀之十五




「羽柴築前守誓為信長公報仇」。

信長應秀吉所求,賜姓「羽柴」後,奏明朝廷,羽柴藤吉郎秀吉,便成了猴子的正式官名,官銜曰「築前守」。本能寺之變後八天,秀吉趕抵攝津尼崎城,於大街小巷貼滿以上標語。

2016/06/29

羽柴秀吉 ~ 日本戰國紀之十四





































木下秀吉跟隨自己以來,表現優異,織田信長決定獎賞他一個更好的姓氏。

他叫秀吉自己回去想。隔天,秀吉對主公說:「請允許我姓羽柴吧。」信長一凜,心想:「你這頭潑猴,果真厲害!」不由得放聲大笑起來。

2016/06/27

北極光 ~ "tarja turunen — the brightest summer 2016 live in hong kong"























nightwish 之後,tarja 蒞臨,此地像個迷你芬蘭搖滾音樂節。

芬蘭國寶、北國天音、現場女王  —  以上花朵皆當之無愧;tarja 來到九展,絕對是大駕光臨。

入場後「點人數」,樂迷不足三百,有點心酸。一個世界級歌唱家,今夜來欣賞的人就只那麼多了(美國 dream pop 樂隊 the bilinda butchers 同一晚在港演出,友人在現場,說觀眾只得幾十人)。

2016/06/14

鴻圖一夢 ~ 日本戰國紀之十二





















室町幕府大將軍足利義昭發動「信長包圍網」,始終不能制織田信長於死命。

2016/06/08

天下布武 ~ 日本戰國紀之十一























織田信長不單是無神論者,更是充滿野心、殘酷、握有武裝力量的無神論者。

2016/05/29

質樸與枯寂 ~ 《wabi-sabi 給設計者、生活家的日式美學基礎》~ leonard koren



















































人,終究是悲觀的。

滅絕,是一切的結局;死亡,是生命的歸宿。萬事萬物,無不在傷逝的歷程中。

凋零無處不在,再繁華的都市,地上一片枯葉,就是生命消逝的呈現。只是,當它沒有被「覺知」,傷逝的「意義」也就不「存在」,遑論視之為一份「美」之體現。

事物本就是單一的,離群而孤獨。事物是邁向毀滅的,不曾完美,充滿破碎;這,是日本美學 wabi-sabi 之本。


2016/05/20

人皆尋夢






















狐仙顯靈!「狐狸」李斯特城英超奪冠,童夢成真。

2016/05/13

魔星降世 ~ 日本戰國紀之九





























才華橫溢之士,總會瘋瘋癲癲。

尾張國 (今日愛知縣) 出了個傻瓜男。幼年已頑劣,時常咬傷奶媽。青春期到來,行徑越發荒誕放浪,常穿著奇怪裝束,最愛裸露半邊上身,調戲少女。這類型的人,世間自有之,本也沒啥大不了,偏偏他卻是尾張守護大名  —  織田信秀的正室所出之長子,也就是說,織田家將由這個傻瓜來繼承,真叫人傷腦筋!

2016/05/09

毘沙天王 ~ 日本戰國紀之八


























日本戰國凡一百三十六年,武將如雲,戰力最強的,是他。

要論武俠小說裡誰武功最強,註定沒結果,因為武功強弱,殊難量化。然而現實世界裡的戰事勝敗,則有據可依。此人生平七十戰,四十三勝,二十五平,二敗,戰勝率六成,不敗率九成七,是毫無爭議的「武功天下第一」。此君正是後世譽為「軍神」的上彬謙信。

2016/04/29

這次選舉,你要有身份!





逆境,不應放棄。絕境,也不要絕望。

2016 年立法會選舉登記,5 月 2 日截止。未登記的,把握最後機會,登記做選民。

9 月,投下手中一票,送香港一個希望,給未來一個奇蹟。

2016/04/28

善陣不死 ~ 日本戰國紀之七





















一五七三,是改變日本大歷史走向的一年。

這時,京都政治形勢波譎雲詭。四年前,室町幕府權力鬥爭趨於白熱化,大將軍足利義輝遭暗殺,欲統一天下的織田信長上洛,擁立義輝之弟足利義昭登上第十五代征夷大將軍之位。這二人一個野心稱霸,一個要復興幕府,命定決裂。兩年後,義昭聯合包括武田信玄在內的幾個實力強橫大名,加上比叡山、本願寺等宗教勢力,圍剿信長,這便是史上赫赫有名的「信長包圍網」。

一五七二年,武田信玄受大將軍之託,率軍上洛,討伐織田信長。十月,信玄當著家傳禦旗宣誓,表達是次西上必勝決心。

2016/04/26

封閉空間 ~《停在三樓》~ 石持淺海


























密室,是推理小說常見空間。

密室體積可大可小,電影"room"的密室很小,正常人被限制在裡面生活,大概好快就會瘋掉。"die hard"恐怖份子在商業大樓內挾持人質,資訊中斷,密室的空間卻是大得緊,足以令一個赤腳警察在裡面跟悍匪糾纏不清。

這類空間設定,如果是對外聯絡斷絕,警方不能參與,主角困處限定場所的話,便相若於日文推理小說所謂的「嵐之山莊」了 (snowbound)。

2016/04/20

演化論 ~ "nightwish endless forms tour"






























這陣,symphonic metal 頻於香港列陣。

先有本地薑「古幽靈」開他們的首個音樂會,然後是荷蘭重金屬團 epica,芬蘭天之驕子 nightwish 緊接而來,而 nightwish 創團成員兼前靈魂主音 tarja turunen 亦將於六月來港   —   雖然她不會以 metal 之態,而是新古典聲樂之姿出現。

2016/04/15

業力隨身 ~ 日本戰國紀之六


























戰國大名的終極理想,是「上洛」。

洛,是京都;上洛,即是往京都進軍。挾強大武力進駐京畿的諸侯大名,絕不會取天皇而代之。日本是很獨特的民族,尊天皇為神。天皇家族沒有姓氏,萬世一系,至高無上。然而天皇在史上掌權的時間極短,戰國時更窮得要命,時要靠典當渡日,但大名絕不會覬覦天皇之位。強如後來的豐臣秀吉,原本只想當個征夷大將軍,當不成便把目標轉向公卿,繼而成為關白,最後再耗大筆錢財收買朝廷,將自己晉升為太政大臣。豐臣秀吉實際上是全國權力最高的人,卻仍只是臣子之位,不是皇帝。

上洛,是要挾天子以令諸侯,號令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