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31

政府絕情。孩子絕食




孩子的肉體在受苦,
我們的靈魂在哭泣。

抗爭,才剛開始,請支持孩子。

國民教育課 ~ 進步。團結。無私



同學們,開學了。今年開始,大家齊來學習國民教育,認識中國共產黨這個進步、團結、無私的執政集團。

2012/08/28

香港為甚麼要受這麼多苦?~ 9月9日選擇我們的命運!






「香港是福地」,以前的人常這麼說。

這當然只是似是而非的迷信。

世上沒有理所當然的福地、樂土。97之後,不但越來越少人說這句話,香港人只會真實地感到日子越來越糟,壓迫力越來越大。最近兩三年尤甚,剝奪我們人權與自由空間的政策浪接浪而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令人應接不暇,喘不過氣。

2012/08/27

科幻之匙 ~《科幻迷情》~ 李逆熵



科幻文學,是一個博大精深的宇宙。

或許有人不認同這講法,認為科幻小說只能是通俗娛樂,連文學範疇也進不了,遑論精深。

華人社會有這印象,並不為奇,因為科幻文學在這裡認知度從來甚低。台灣相對最先進,早於八十年代張系國的作品已頗流行,而頭號科幻推手葉李華博士推廣此道亦凡三十多年,由他創立的「倪匡科幻獎」歷年佳作迭出。中國大陸近十來年亦冒起了不少新銳作家,最矚目的有王晉康、星河、韓松、劉慈欣等人,後者的《三體》系列氣勢磅礡,媲美歐美頂尖科幻作品。反觀香港,荷里活科幻電影大有捧場客,但科幻小說的流行程度似乎仍停留在「衛斯理」階段,相當落伍。

2012/08/24

性地狂想曲 ~《情迷羅馬》



當活地亞倫遇上慾望四射的羅馬,怎少得段段性地奇談?

〈歐洲三部曲〉終章,來到阿平寧半島,熱情的拉丁仲夏,灑滿地中海陽光。活地亞倫來在這裡,當然狂想連篇!

台伯河畔,四組人物接連登場,譜出段段人生組曲。第一位,是來自美國的成功建築師。當回到羅馬這個新舊匯聚、現代與昔日交錯的城市,他亦重返年青時曾經蹓躂的大街小巷,遇上昔日還是一名青澀學生的自己,自一個成熟心境的視角,回眸一段滿是性挑逗的苦短愛情。這一章,寫人生不同階段的取態。

2012/08/20

魂斷藍橋 ~ 東尼史葛來生再逐光影夢




縱身一躍,魂斷藍橋。東尼史葛,向世界永別,亦向電影夢永別。已公佈將會開拍的"top gun II",成為影迷心裡永遠不會實現的夢。

六十八歲老人家,戰力依然旺盛。包括"top gun II"在內共兩部電影準備執導,一大堆作品在籌備及監製中,當中還有其兄列尼史葛執導的《普羅米修斯續集》。

雖未臻大師之列,東尼史葛仍是荷里活一級導演。《壯志凌雲》的俊美空軍意象迷盡全球少男少女,把湯告魯斯推上雲端。從"top gun"的長空沉降入深海,95年的《紅潮風暴》(crimson tide) 核潛艇內危機一觸即發,danger runs deep,締造出如箭在弦的強大張力,denzel washington 與 gene hackman 演活一場權力困獸鬥,俱光芒四射。這部深海電影堪稱東尼史葛巔峰之作。

洛杉磯橋頭上,他留下了一封遺書,和一段尚未走完的電影旅程。電光幻影,莫非一夢。謹向先生說一聲:r.i.p.

2012/08/13

戰鬥之男 ~ 伊丹十三輕談






美麗綻放,旋起旋落,雖短暫,但曾傾命展露艷麗,這是櫻花之美。

伊丹十三,也給我櫻花生命之感。五十一歲,才拍出人生第一部電影《葬禮》,對電光幻影的創造力,在往後十三年連續爆發,最終敵不過週刊的不倫報導,在一片人言可畏聲中自公寓一躍而下,以死明志。

也許,這正是一個完滿的結局。死也要死得強悍,這就是伊丹十三!他的激烈,像穿透菲林噴薄而出,永遠有一股強勁的戰鬥性。《蒲公英》的拉麵店在戰、《超市之女》的超級市場在戰、《葬禮》在本該靜態而唯美的日本禮儀裡,也吐出暗戰的張力、《民暴之女》更與黑社會大作戰!此片公映後伊丹遭山口組成員襲擊重傷,演活一幕黑道風雲。陪他一路作戰的,還有妻子兼御用女優宮本信子,伊丹在遺言裡說她是「日本最好的妻子、母親和演員」。

天在旋,地在轉,人在戰。連環重溫伊丹十三作品,隱然體悟到那份櫻花哲學:生命,就是戰鬥的詩篇。

2012/08/07

羽毛球鬥輸與國民教育



中國、南韓、印尼三國在奧運女子羽毛球賽鬥輸,結果悉數遭取消資格。在國內網上討論區認同此決定的人,照例被痛罵為漢奸、賣國賊、左一句「媚外洋奴」,右一句「你到底是不是中國人?」,熱鬧得緊。

亦有一種論調說:輸球走線,是策略,於體育賽事本就平常。然而,故意輸球也不會做得那麼肉酸!一眾羽毛球手不斷發球落網、故意出界;就等如一場足球賽雙方球員不斷踢球出界、十二碼故意射到「天后廟」。如此明目張膽滅絕體育精神,不遭取消資格才是天冇眼。

2012/08/04

昭和妓院風物誌 ~《花園迷宮》~ 山崎洋子




「福壽」不是殯儀館,是娼館。

時為昭和七年,即1932年。是年大日本帝國於中國東北建立偽滿州國,以新京為國都。國內則爆發「五一五事件」,海軍軍官與右翼份子刺殺內閣總理大臣犬養毅,日本全面走上向外擴張的軍國主義法西斯道路。

那是外則劍拔弩張,內則風雨飄搖的時代。《花園迷宮》便是以昭和七年為歷史舞台,且看作者如何描繪那年頭的氛圍:「這一年,社會氣氛極為陰沉。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的金融恐慌席捲日本,全國景氣持續陷入谷底。城市到處都是無業遊民,農村則處於飢餓狀態,罷工旗幟隨處可見,詭異的新興宗教林立,恐怖活動四處橫行。」動盪不安,前景茫茫,被現實折騰的人總會避入妓院,自我麻醉於肉慾的歡愉裡,尋覓短暫的恬靜。

2012/08/01

時代曲之夜 ~《羅大佑戀曲 2100 香港演唱會》





羅.大.佑.演.唱.會!聽起來就不會覺得是一件很酷的事。

羅大佑在香港也曾經很潮,那是1991年,「音樂工廠」創製了一系列香港回歸概念歌曲,直接觸動港人神經,〈皇后大道東〉與〈東方之珠〉同時 hit 爆,但自始以後定居香港的羅大佑並未能再鼓動風潮。今晚,年屆五十八的他再臨紅館,全場極目所見皆 uncle auntie 輩聽眾,大多斯斯文文,正襟危坐。

音樂會在羅大佑唱出〈追夢人〉中展開,大概沒多少人知那是甚麼曲,其實是〈天若有情〉國語版,這就是《戀曲 2100 香港演唱會》,一個非常「國語時代曲」之夜。「時代曲」一詞,今日絕對脫離時代,坊間有流行榜,仍有人稱 pop song 做流行曲,但絕對沒有人會使用「時代曲」這個 term,它只令人想到六七十年代時的台灣歌曲;及至「滾石」時期,「時代曲」亦由「國語歌」取代。

然而這晚的確予人非常「國語時代曲」的感覺!畢竟羅大佑許多名作已有二十年以上歷史,旋律曲式都已進入「經典」、「殿堂」之列,飽歷光陰的沉澱,俱已舖一層上世紀的舊味。當聽到〈是否〉、〈穿過妳的黑髮的我的手〉時,彷彿回到蔣氏統治的台灣,陣陣「寶島氣息」飄然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