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20

北九州紀行 ~ 忘年會
























紅葉開盡,細雪飄時,一年快將過去。

誠然,這個冬天不太冷。博多火車站前,藍白二色聖誕燈光映照下,聖誕市集賣著熱呼呼的濃湯與 mulled wine,人們圍著頸巾,戴著冷帽子,努力襯托冬日氣息。然而,氣溫未有狠狠地下降,聖誕不夠寒冷,氣氛總是差了那麼一點點。

2015/12/17

廣島紀行 ~ good morning hiroshima !
























廣島不是悲情城市。

七十年前,人類發明的超級毀滅武器  —  渾號 little boy 的原子彈,在廣島市中心距離地表上方 580 公尺爆炸,地面溫度瞬間飆升至 4000 度,人間頓化阿鼻地獄。第二次世界大戰,基本上就在這一刻  —  雖然三日後長崎也吃下另一顆原子彈  —  結束。

2015/12/01

西九新秩序














































夜色之中,人潮騷動。

可能是 clockenflap 以來最 heavy weight 的演出組合,new order 來到西九龍海旁,在溫暖冬天,惹來火爆人潮。趁著 chic 演出完畢,habourflap stage 的觀眾略退潮  —  有相當部份移向盧廣仲的舞台  —  我即一口把啤酒呷掉,然後快速像三文魚般逆流而上,一分鐘後居然能進駐至第十行左右。果然後方的新到人潮亦隨即淹至,轉眼舞台下已是黑壓壓一大片,我已被包裹在濃密的呼吸氣息之中。

2015/11/27

安魂 ~ "lacrimoca live in hong kong"








































夜未覺夜,歌德一夜。

成軍廿五年,瑞士歌德金屬教皇 lacrimoca 的新專輯"hoffnung"繼續融合 progressive gothic metal 與低迴歌德導讀之音,游走於烈性金屬與幽深氣息之間,雖然 symphonic 元素稍減弱,仍令人聽得稱心滿意。樂隊本年亦展開廿五年紀念全球巡演,俄羅斯站後終於進入亞洲,九年以來再度在香港的舞台上祭起安魂彌撒,本地黑金屬迷亦希望成真 (德文 hoffnung 正是「希望」之意)。

是夜,提早一點進入音樂廳,讓自己逐漸沉入黑暗情緒之中。


2015/11/16

搗蛋黑貓 ~ 小島麻由美




























人皆有活躍因子,一旦被激發,就會動起來!

只要響起搖搖擺擺的節奏,人類就會郁身郁勢,甚至跳跳彈彈,動起來!無論晴天陰天、高潮低潮,都一樣。

所以,小島麻由美的音樂,幾時都咁啱聽!

2015/11/01

平凡女子 ~ 辻亞彌乃


























時光淡然流逝。月明風清,山溫水軟,平靜的歲月,可以很美。

渡過如雜果繽治般的青春,有些人生往後會釀成烈酒,有些則化造清茶;辻亞彌乃近於後者。

2015/10/28

暗黑之森 ~ 森田童子














































看不到她黑眼鏡後的眼睛,也看不透她的心靈。

森田童子,是一個謎。是怎樣的經歷,化造這寂寞與憂傷的歌聲?只能猜想,是疾風般的成長歲月,吹皺了這女孩的青春心湖,遺下許多不可思議的漣漪。

2015/10/24

自作自演 ~《垂涎三尺》台灣公演紀念盤 ~ 椎名林檎


























已記不起對上一次聽完整張精選唱片是甚麼時候   —   遑論購買。

這天,居然買了這精選唱片;說「居然」,因為這張椎名林檎《垂涎三尺》裡的歌,我全有。而我又不是所謂的收藏家,多買一張精選碟回家放 cd 架上,徒嘥位而已。

然,這「台灣公演紀念盤」實是有收藏價值。今年,椎名林檎首次出國演出。就像荷蘭足球名將伯金,
林檎女王也很怕坐飛機,她把處女海外音樂會獻了給台灣,與電臺司令一樣,於南港開唱。為紀念是次創舉,唱片公司把台灣樂迷票選出的最愛樂曲,結集為「台灣公演紀念盤」,並由林檎御用設計師木村豐 (憑《逆輸入~港灣局~》獲得「唱片封面大賞 2015」) 為此專輯設計封面。身為林檎粉,這唱片實是不能不買。

2015/09/26

醉生夢死 ~ spandu ballet – "soul boys of the western world tour – live in hong kong"
























今晚,我又做港英餘孽。

spandu ballet 「再度」訪港,傳媒忙著把 31 年前樂隊在香港拍攝的 mtv 單曲' highly strung'搬出來 (當年是叫 mtv 的喲),大家都重溫了八十年代本地景致,樂上一陣子。

從 spandu ballet 電影《醉夢英倫》到'highly stung'的音樂錄影帶,自又勾起段段「八十談」。當年的新浪漫戰場, spandu ballet 與 duran duran 這對風頭躉兼宿敵一時無倆 (偏他們就構成了個「倆」),tony hadley 與 simon le bon 的歌聲響徹英倫。那時的香港是個奮發向上、活力四射的城市。今次 spandu ballet 這群回歸騷靈根源的老男孩訪港,除了音樂,彷彿也帶來幾許八十年代回憶。

2015/09/23

諾斯特拉達姆士大預言 ~《四0一二號室》~ 真梨幸子



























有沒試過妒忌一個人的程度,去到想要對方死?

嗯,不只是這樣,這太便宜了,最好要他飽受空虛與孤獨煎熬,最終在心靈與肉體輾轉折磨中死去。

2015/08/30

沒殼的海螺 ~《日本最長的一天》

























忍人之所不能忍。

日本二戰敗北,裕仁天皇的「終戰昭書」,向全國玉音放送,要國民忍辱,以待來日。這個國家,重榮辱,輕生死,非常古風。它的軸心國盟友,意大利固然渾渾噩噩,輸了不打緊。納粹德國,希特拉自殺後便迅即投降,也不見黨衛軍出來要先殺投降派,再與盟軍紅軍來個同歸於盡。只有日本,吃了兩顆原子彈,已輸了個十成十,天皇喊降,陸軍迄不肯認命,要全國軍民化作六百萬神風特攻,在本土作殊死戰,一億玉碎在所不惜。因為戰敗的屈辱,不能忍,寧全民集體去見天照大神,也不作瓦存。

2015/08/20

一劍倚天寒 ~《另類日本文化史》~ 姜建強



























「一隻熟透了的梅子落地聲」。

這個標題,有影像
聲音氣味,還有感官接收;那是一種濕漉漉的氣息,空氣裡瀰漫著水氣,很潮。姜建強在《另類日本文化史》其中一章,以「濕氣文化」闡述日本人的思想、智慧、創造力及美學意識;例如,木屐與和服,就是潮濕風土下的衍生物。濕氣重,兼以稻田農活,木屐遂應氣而生。和服,傳自中國唐朝,予人密實之感,其實設計與用料俱非常通氣。和服布料,選取吸汗性強的綿及透氣性強的麻,開八個透氣孔,就連縮腰的腰帶,亦選用透氣功能上好的質料而織製。

日本文化研究,是從不過時的題材,而坊間流行讀物,多屬現代流行文化書寫  —  AV 社會學剖析,更是從來都有市場。然,真要理解一種民族性之形成,若不窮本溯源,則任何現象觀察都只會是無根性的探求。研究民族的歷史,固然必須,而地理與氣候,更是塑造民族性的根本因素,因為人類的習性,本就受棲息地環境積習而成。是以《另類日本文化史》裡〈濕氣文化的青苔綠墨〉一章,由氣候說文化,其實並不另類,而是根本。

2015/07/30

開心星期二 ~ "happy mondays live in hong kong"
































24 hour party people,今晚全部動起來!

當得悉這支曼徹斯特傳奇 indie-dance 組合來港時,興奮之情實溢於言表。上世紀九十年代初,當 rave party 風潮席捲全球,l.s.d 橫飛時,他們也在英國推波助瀾。happy mondays 是一群 midnight rangers,只要有一把結他與鎮靜劑在手邊,便會 funky 起來,輔以招牌 bass loop,無休止地跳舞。這群放浪得有點騎哩,卻又很前衛的青年,今日都已成了大叔。台上他們有幾 funky 幾不羈?當然好想親身感受。

2015/07/11

鬼子來了 ~《七人捉迷藏》~ 三津田信三


























好多年前,香港有個鬧鬼火車廣告。

幾個中國兒童,手搭肩,扮火車隆隆前進。開始有傳言,兒童行走時雙腳離地 (其實是因為慢鏡),有些模樣可怕 (其實是生成老相。中國兒童,向來如此。翻翻歷史老照片,譬如清末一班留美幼童,都長著一張老人臉),更有某位大師,在電視節目裡斬釘截鐵:「都是殭屍!不是一個,而是每個都是!」

2015/06/25

青春逆襲 ~《聽說桐島退社了》
































一貫運作暢順的秩序,主軸齒輪突然消失,質變於是發生!

桐島,是高中校園的模範人形  —  全能學生、排球隊隊長、擁校花女友。校園因為他的存在而有機地形成一種規律,一切自然地向這個核心靠攏運作  —  就如一支球隊,整個體系圍繞一位靈魂球員建立  —  由秩序,演變成結構,甚至無形的制度。這裡,就是天王桐島的高校。

但在這個金曜日 (星期五),聽說桐島退社了!


這就是電影《聽說桐島退社了》的開始,金曜日這天,四個不同視角迎向桐島退社大事件。蝴蝶拍了拍翅膀,掀起的波場如雷霆電擊,向校園四方輻射,一套超穩定架構開始劇烈搖晃,後桐島時代,迎來的是一場茫然的青春祭。

2015/06/20

before no returning





朋友的父親月前突然過身,今年父親節,不再一樣。

世上有件事是必然的,就是世上沒有必然的事。沒有必然的親情喜悅,也沒有必然的一家團圓。

2015/06/17

崇高與邪惡 ~《地獄變》~ 芥川龍之介



























死亡陰影,如影隨形。

任誰閱讀日本大正時代天才作家芥川龍之介的作品,都會有這種感覺吧。死亡氣息,就像一道蟄伏於文字暗角間的影子;抑鬱,幽冷,鬼氣森森的氣息,如霧氣繚繞,聚攏不散。

2015/06/14

泡沫與自由 ~《紙月人妻》





























「我會去我該去的地方。」

活在商業社會,誰不是在巨大的壓力下喘著氣?職場的角逐、財務的枷鎖、債務的重擔,人每天爬起來,擠上交通工具,上班下班,就是在銀行進出帳的借與貸之間爬行。金錢,無論是手邊過的白花花鈔票,抑或月結單上的數字,盡皆虛妄,卻又無比真實。我們都說工作是實踐所長,追尋夢想,但九十九個巴仙以上的人,都不會做沒有酬勞的工作。我們為錢賣命,拚盡氣力去滾存財富,為的是甚麼?

2015/05/31

相逢記 ~《深夜食堂》





















人生何處不相,聚散也匆匆。

挺喜歡安倍夜郎的散文集《酒友,飯友》,寫的是道道鄉土料理,坊間小吃;還有諸般女子 (只寫女子),俱市井小民,平凡眾生。那是酒飯和朋友的故事,質樸而風俗淳,充滿街坊鄰里風情。

生活本就如此。緣來而聚,緣去而散,各有往事。

2015/05/23

大舞臺 ~《平行宇宙》(下) ~ 加來道雄






















牛頓熱力學第二定律:宇宙中熵 (entropy) 的總量只能永遠增加。

也就是說,一切事物,必終老化、耗盡、消亡。

2015/05/16

在舞池鍛鍊體魄才是正經事 ~ "justice dj set in hong kong"






















































































































呢個 party 好正義!法國 indie disco 二人組 justice,"dj set in hong kong"今晚打嚮鑼鼓。

2015/05/13

弦樂交響曲 ~《平行宇宙》(上) ~ 加來道雄


























時間旅行,永遠最誘人,也最弔詭。

terminator 從未來而至,要殺未來叛軍領袖 john connor 的母親 sarah,使 john「來不了世上」。john 於是派 kyle reese 回去保護 sarah…問題是,如果 sarah 真被殺了,便沒以後的 john,那 kyle 由誰派來?所以 kyle 的任務必然成功!是這樣嗎?

2015/04/12

昔年往事 ~《真幌站前多田便利屋》~ 三浦紫苑




























人總有個習慣,把不快回憶卷之於密,讓它們永遠埋藏、埋葬。

但潘朵拉盒子,總是在不經意間,被打開。

誰沒往事?人總會將那些光榮愉快的反芻出來,把玩賞識,自得其樂。不快的,便在心田挖個洞,要它成為永不會遭外星人發現的時間錦盒。人就是這樣,輸打贏要。

但回憶是個套餐,酸苦鹹甜混和一塊,總得一併吞下。苦澀的往事,縱做了適當分類,意圖有效管理,但這些沉澱了的遺憾,總沒法被徹底遺忘。畢竟人的回憶非 0101 數位,不是按個鍵,就可永久刪除。

2015/04/02

荒野之歌 ~《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 cheryl strayed



























太平洋屋脊步道 (the pacific crest trail),由美國與墨西哥邊境開始,自南到北跨越加利福尼亞、俄勒岡、華盛頓三個州的西部山脈,至美加邊境止,全長4,286公里。美國國會於1968年劃定出它的景觀步道,1993年正式完工。

在太平洋屋脊步道全程開通後兩年,來自明尼蘇達州,廿六歲的 cheryl strayed,一個人踏上步道,從加州出發,穿越俄勒岡,走向華盛頓,行程為1,622公里。

2015/03/26

娃娃看天下 ~《殺人鬼藤子的衝動》~ 真梨幸子


























沒有人從出生到死亡之間,都做著正確的事。

衝動、盲動,會做錯事。深思熟慮、盤算周密,也會做錯事。況且,今日看似是對的,怎知明天不會發酵成錯誤?因與果交纏交織,得與失重重疊疊,對中有錯錯中有對,世事與人生就是如此這般滾將出來,形成一張又一張的業網。

但凡有業,裡面就有孽。孽力是黐纏的,萬般帶不走,唯有孽隨身。

藤子是個十一歲小學生,她的童年是悲苦的,家裡是愛慕虛榮的雙親,自己可以豪花浪費,兩個女兒卻連午餐錢都沒有,還要共穿一套運動服,姐妹倆要在上下課間迅速交換來穿。藤子長得不漂亮,人也不聰明,沒甚麼運動細胞,離開家裡的地獄後,回到學校又是另一個修羅場,男同學都霸凌她,連下體也被弄得紅腫發炎。

2015/03/21

望盡天涯路 ~《人間詞話七講》(下) ~ 葉嘉瑩
















古今之成大學問者,必經過三種境界。

這是《人間詞話》裡最廣為人談論的觀念。王國維以三首宋詞裡面的句子,道出三層境界:

第一境:
「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蝶戀花》~ 晏殊

第二境:
「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蝶戀花》~ 柳永

第三境: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青玉案》~ 辛棄疾

2015/03/19

人間字事有情癡 ~《人間詞話七講》(上) ~ 葉嘉瑩



























詩之境闊,詞之言長。

唐詩有很多描寫當時社會與時代之作,白居易多寫實況與人物;李白無論寫景或言志,俱時現飛揚跋扈之勢;杜甫《秋興》八首,寫安史亂唐之象,妙不可言;高適、岑參、黃昌齡的戰地邊塞詩,視野宏大而浩瀚。是以詩之境,闊也。

宋詞是當時的流行音樂,曲譜填上歌詞,就如今日的 canto pop. 販夫走卒、各行各業的人,都可以寫庸俗粗淺的詞,而文人雅士歌筵酒席聚會時,歌女則會唱些美女與愛情的歌詞,有美麗的,亦有淫靡的。是以有人說,詞是小道,沒意義,沒價值。

清末大儒王國維,在《人間詞話》裡說,「詞之為體,要眇而修。能言詩之所不能言,而不能盡言詩之所能言」。眇,美也;修,飾也。詞之優雅與淺俗,在神而不在貌,好的詞,宛轉細緻,嬌柔曲折,語盡而意不盡,可再思,三思。是以詞之言,長也。

2015/03/05

智人末日 ~《人類大歷史》(三) ~ 哈拉瑞

























我們究竟想要甚麼?

宇宙誕生一百三十七億年,地球四十六億年。人類呢?四百萬年直立行走、二百萬年工具使用、一萬年農耕、五千年文字記載、二百多年現代科技、五十多年太空冒險,到今日,向生物基因改造領域邁進,智人這種動物,妄想把自己變做神;而最可怕的是,他真有這個能力。

2015/02/18

換了人間 ~《坐看雲起時》























時間,是宇宙裡最無情的東西。

花樣年華,在歲月的輪子輾過後,美麗的也會凋萎。也許,人是更有智慧了,但有誰捨得以容貌與軀體的枯槁來交換?所謂智慧,可能只是一份對年華老去無可奈何的包容,畢竟,誰都沒得選擇。

2015/02/17

智人不智 ~《人類大歷史》(二) ~ 哈拉瑞























當務農取代採摘和狩獵,人類便進入安居樂業新紀元。

真是這樣嗎?

農耕使生活穩定,人類毋用再天天奔波,尋覓新鮮蔬果,追捕大小野獸。但穩定並不意味質素提升,新時代並沒帶來更輕鬆生活,而是比採摘狩獵者更辛苦、負擔更沉重,還要面對疾病肆虐、旱災、兒童夭折率飆升等問題;而且,人類比以前更不自由。

這一切,源於約一萬年前發生的農業革命。

2015/02/12

春去春又來 ~ "belle & sebastain live in hong kong"



























原來喜歡 belle & sebastain 的文青,可真不少。

這晚,滿是造型類似設計人、手作人、文人的青年樂迷,頗多自己一個來  —  說的也是,友儕間未必有人也喜歡 b&s,請客麼?七百六十大洋唄!  —  構成一個溫文儒雅的觀眾群。

2015/02/06

毀滅之源 ~《人類大歷史》(一) ~ 哈拉瑞



























今日,主宰地球的人,只有一種:智人 (homo sapiens),亦即明智的人。

但智人真的明智嗎?

這是全球矚目的新銳歷史學家哈拉瑞 (yuval noah harari) 新作"sapiens"的大哉問!這書中文版叫作《人類大歷史》,乃「市場所需」,如直譯「智人」,中文讀者也許不受落,然而本書要講的,童叟無欺,就是智人!

2015/01/28

waiting for the 'tuesday' moon to rise ~ belle and sebastian live in hong kong




























點唱時間。

人生裡最期望看到的樂團之一,音樂會就在兩整星期後,尤不暖身,還待何時?

2015/01/22

活死人 ~《名為阿索德》~ 河合莞爾




























行屍走肉,不如不活。

活死人,有好幾種。第一種,是腦幹死亡,用儀器維持呼吸的植物人,這其實與死亡無異。第二種,腦袋或因受創或退化,智力減損至混沌狀態,記憶沒有了,認知也沒有了,徒於物理定義上仍是原來的那個人,其實更像一個僅餘軀殼的活死人。

又有一種,根本就是死了,卻「復活」過來。在這特異狀態下,他到底是活人?還是 dead man?

2015/01/09

謊言有罪 ~《大眼睛奇緣》





















母親給了我大大的黑眼睛,要我去尋找光明。

margaret keane 筆下的孩子,都有一雙黑眼睛  —  又大又黑又圓,裡面沒有童真,沒有歡欣,沒有盼望,只有茫然,呆滯,落寞,憂傷。擁有這樣眼睛和眼神的孩子,看到的是一個怎樣的世界?

2015/01/03

望你早歸 ~《失竊千年》~ 閃靈


























閃靈,不插電,唱民謠!

這支台灣黑死金屬天團,前年在台自北到南,開了數場《武德殿不插電》音樂會,並旋即製作樂團首張解除金屬聲響、褪去地獄唱腔的民謠唱片《失竊千年》,cd 與音樂會 dvd 套裝終於推出。

於創作上,這當然是令人鼓舞的嘗試。於策略上,閃靈的黑死金屬樂迷數量,在台灣已達飽和,推出再爆炸的歌曲,都已很難吸收新血粉。樂團在成軍十八年的這個階段,柔和一遍,給普羅樂迷一趟親近的機會,是很好的市場取向。黑金屬,不僅是硬,能柔,才能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