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23

你死我亡 ~ 日本戰國紀之十七


























清須會議後約一百天,羽柴秀吉為信長在京都大德寺舉行喪禮。

會議上被欽點為接班人的三法師,已被織田信孝挾往岐阜,未能成為這場喪禮的主喪人。但秀吉毫不在乎,don't give a shit!他把信長的四子秀勝收為養子,來充當這場大龍鳳的幕前主角。柴田勝家、阿市、信孝、信雄,則悉數被排除於喪禮外。秀吉擺明車馬,以織田家繼承人自居,他與柴田勝家,已從「人民內部矛盾」,演成「敵我矛盾」。

2016/07/16

清須會議 ~ 日本戰國紀之十六

























小圈子選舉,自古有之。

本能寺之變後,羽柴秀吉擊潰明智光秀,成功搶佔了討伐逆賊,為主復仇的道德高地。柴田勝家雖跚跚來遲,卻無損其織田家最具資格宿老,兼軍團代表人物之身份。為了奪回形勢,勝家立即以首席家老代表之姿,召開會議,討論由誰來繼承織田家督之位,會議地點,為信長當年美濃攻略時的根據地清須城。

2016/07/02

柴田勝家 ~ 日本戰國紀之十五




「羽柴築前守誓為信長公報仇」。

信長應秀吉所求,賜姓「羽柴」後,奏明朝廷,羽柴藤吉郎秀吉,便成了猴子的正式官名,官銜曰「築前守」。本能寺之變後八天,秀吉趕抵攝津尼崎城,於大街小巷貼滿以上標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