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9/24

情義兩心知 ~《閃亮人生》




不是在鎂光燈下的「星」才能閃亮,誰的人生,都可以閃閃亮!

能活出精彩,生命就閃亮。

然而有些人生,可真悲苦;譬如全身癱瘓,就算家財億萬,如何能閃將起來?

這就是《閃亮人生》所寫的真實故事,主人翁philippe半身不遂,坐擁財富,但不擁活動能力,他於是要聘請一名貼身男看護照顧起居。在一眾應徵者裡,他獨挑了一位表面上半個合適條件都欠奉的黑人driss,理由是:「這個人毫無同情心,所以他不會憐憫自己。」緣起於這微妙心理,driss從此與philippe結下了一段人海裡的獨特情誼。

2012/09/15

時間的荒漠 ~《探索時間之謎:宇宙最奇妙的維度》~ 丹.佛克




「時間在流逝。聽,時間正在流逝。」
                                             托馬斯 ~《牛奶樹下》


時間,大自然裡最奇妙的概念。它無比真實,可以量化之;卻又無比抽象,能夠感受但難以拿捏。它冷漠如一座永續前進的機器,如想要它停頓片刻,好讓自己能回一口氣、或重新抉擇,注定是徒然。它如流水,逝者如斯乎,不舍晝夜。時時,分分,秒秒,須臾之間,彈指即過,莫可理喻,殊不可解。

2012/09/06

九月九號,改朝換代!




紅色特首、洗腦教育、一簽多行、赤化新界東北…還有很多,陸續有來。

撕破一國兩制畫皮,中共邪惡魔爪全面伸進香港,已是誰都看得到的事。


倪匡說,香港早晚淪陷,只希望把末日盡量往後拖。我並不認同這說法。中共敗象已呈,開始進入倒數階段,香港人與中共鬥長命,贏面很大。

我們現在要頂住赤化,阻擋赤焰燃燒,全力保存香港的價值觀、法治、程序理性、言論自由、公義精神;以待中共垮台時,尚有一個健康建全的香港可持。

2012/09/05

愛又怎麼樣?




每有抗爭,就有歌聲。

音樂,是一種感染的力量。在政府總部,幾天前達明來了,beyond 的歌也唱了,《大時代》、《教壞細路》、《海闊天空》,響徹廣場。

反國民教育!這是一場守護價值、為最基本是非曲直而吶喊的戰爭。

反洗腦!這是一場抗拒邪惡思維植入的戰爭。

反滿嘴歪理的電視台!這是一場黑白分明、正邪不兩立的戰爭。

反污染孩子!這是一場為下一代而打響的戰爭。

這是一場「你說要愛,我偏不愛」的戰爭!

戰爭裡的歌聲,格外嘹亮。也來點一首,為自己打打氣:



《愛又怎麼樣》~ 黃貫中





2012/09/04

白色恐怖與黑色力量




身穿黑衣服,臂纏黑絲帶。黑色,成為對抗白色恐怖的力量。

「白色恐怖」一詞,普遍認為源於法國大革命,法文是 terreur blanche,當時保皇黨人大規模鎮壓革命份子,全國陷於一片恐怖氣氛中。

在廿十世紀,白色恐怖泛指一種滲透式恐怖。威權政府蟄伏於四方八面,對意識形態嚴密管控,人民被全天候監視,隨時遭威嚇、拘捕。白色恐佈瀰漫的社會,不可能是快樂的社會。權力者如鬼魅,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人民沒有免於恐懼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