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27

冒瀆 ~ "sacrilege" ~ yeah yeah yeahs



聖殿之上。

法利賽人帶來一個行淫女子,對耶穌說:「摩西律法命令我們要用石頭把這女子砸死,你認為怎樣?」

耶穌直起腰來,對他們說:「你們中間誰沒有罪的,誰就可以拿石頭打她。」

2013/04/22

物傷其類 ~《誣網》




丹麥是北歐先進國。2012年人均GDP接近六萬美元,全球排名第七,高於美國、德國和日本。首都哥本哈根「全球生活品質城市」排名第六。總人口中有80%受過高中以上教育。童話大師安徒生、存在主義開山鼻祖祈克果、量子力學始創者之一尼爾斯波耳、《非洲之旅》女作者凱倫白烈森,都是丹麥人。

這樣的國家,一樣會發生《誣網》裡的故事。

2013/04/20

放逐 ~ 雲溫達斯輕談




公路,可以狂奔(例如"thelma & louise"),可以迷走(例如"on the road");黑夜的公路,四野齊黯,只憑車燈照著快速後退的路旁,有說不出的鬼魅(例如"lost highway")。

公路,也可以是失落靈魂自我放逐的場所。在蔚藍得如印刷專色的天空下,粗糙的黃土地,畢直的公路,一個浪蕩於天涯的人,疾走向沒有盡頭的前方。

2013/04/14

風暴現場 ~《地中海的春天》~ 張翠容





























「為甚麼要把我們稱為豬?」

金融海嘯衝擊全球,歐元幾度岌岌可危,飽受財困的歐洲國家葡萄牙、意大利、愛爾蘭、希臘、西班牙以國名的英文宇母排成一個"PIGS"字,慘變「歐豬五國」,這渾號影照著各國人民在經濟寒冬裡的窘境,風眼核心希臘尤甚,舉國陷於水深火熱中。沐浴於地中海溫暖陽光的西班牙亦墮進寒冬,經濟危機如野馬脫韁,政府已無法駕馭。從來自信、背負歷史上最大帝國之一的尊嚴的西班牙人民,走上廣場,發出怒喊,然而有何救亡辦法?改革應朝甚麼方向?舉國上下眾聲喧嘩,卻對拿出具體政策莫衷一是,唯有在一片茫然之間,表達對這稱號的介懷:「為甚麼要把我們稱為豬?」

2013/04/12

黑暗角落 ~《黑鏡》





今天這世界,其實非常魔幻。

文明全面進入科技訊息時代,我們不能離開電腦而活 — 手機當然是電腦 — 資訊泛濫,娛樂廉價,人與人的距離沒拉近,而是疏遠了、虛擬了。過去的科幻小說,曾想像太空船能超越光速、人類能作星際旅行,甚至時空轉移,但從未曾有科幻作家能預言互聯網這「民生必需品」的出現,今天如呼吸般自然的internet mobility,virtual chatting其實是非常魔幻的事。

2013/04/06

人性對決 ~《大師》




兩個人遇上,演成一段心靈博奕與人性衝突。

一個是lancaster dodd (philip seymour hoffman),他在1952年創立了一個以探索宇宙、靈魂、自我以疏理人生、心理與各式生活問題的教派"the cause"。二戰後大量美軍回家,很多人遇上戰爭陰影與謀生困難等心理和現實問題,"the cause"教主lancaster dodd以大智者與心靈導師之態,吸收了一群迷失的退役軍人與平民信眾,教派迅速壯大。

這角色顯然就是影射美國「科學教」(scientology) 的始創人ron hubbard。

2013/04/03

追憶逝水年華 ~《依戀,在生命最後八天》




人,為甚麼活著?

為了夢。夢,不一定是追逐未來,也可以是永懷心坎裡的夢魂,以繾綣一生。奮力圓夢,是積極而熱情的。而魂牽前事,卻往往沉溺、耽美、自憐;不想忘記,因為那是最美好回憶;不敢忘記,因為那是活下去的憑藉。

如果有日夢碎了,要終結生命,誰敢說這不理性?誰又有權不理解?畢竟一個人能夠終結自己的生命,才算活得尊嚴。伊朗名小提琴手阿里汗,失去了抓著存活理由的最後一根稻草,決意幽幽赴死,這根草,是一副小提琴,當它被怒擲而碎裂的一刻,便凝鑄了他堅決赴死的念頭。

2013/04/01

沒足鳥




人生有幾個十年?

十年,可以追溯一段往事、可以沉澱一段回憶、可以重構一段歲月。

十年前的今天,愚人節。病毒肆虐,政情紛亂,香港正處於多年未曾遇上的低氣壓。

這天,有一個人自高處一躍而下。

這個人,眉目如畫,是賈寶玉的原型。

他選擇做一隻永恆的沒足鳥。

十年前的今天,沒足鳥自由了。

十年後,香港不但低氣壓依舊,還風雨欲來,多諷刺。

當風再起時,我看到一隻飛鳥,不走白頭路,只願雲中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