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29

與神同航 ~《少年Pi 的奇幻漂流》




人在世,時時立足於神道與魔道交界,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人的意志,縱可異常堅強宏大,但更多時候,都是非常薄弱。我們會嗔怒、哀傷、迷失、絕望,有時會虛空得如一片汪洋,有時會沉溺得如墮進深淵。

人渺小而脆弱,所以人類有宗教需要。除了狂妄自大的共產黨,所有社會都有宗教信仰。西方是基督一神教。中國古代,殷人事鬼,政官兼任巫祝;後來儒、道二教沒了神,卻在外來的佛教裡找到寄託。古時的蘇美人、埃及人、希臘人、印度人都是滿天神祇,渴望在眾神的懷抱裡找到生命的歸宿。

2012/11/24

中台灣紀行 (II) ~ 明治二十八年




甲午海戰,中國戰敗,李鴻章代表滿清政府與日本的伊藤博文與陸奧宗光「談判」- 這其實是一場掠奪,戰敗的一方又豈具談判條件?結果是清朝割地賠款,台灣全島及所有附屬島嶼,全送給日本。當時日政府還認為台灣乃化外之地,不想要哩。

時為明治二十八年,台灣日據時代於此開啟,至二次大戰日本敗北止,剛好五十年。

2012/11/21

中台灣紀行 (I) ~ 小旅行



港人台灣短線行之風方興未艾,台北已隱然超越東京、曼谷、上海,與首爾成叮噹馬頭之勢,成小旅行最熱點。

2012/11/13

天問 ~《銀河系大定位》~ timothy ferris




沒有課題比這個更宏大:思索宇宙。

人類,就是這個能耐,盡管安身立命之所:地球,何其不起眼!它是一個行星,繞太陽而行。太陽系位於銀河系外緣,在第三螺旋臂 - 獵戶座螺旋星系的邊緣上。這螺絲星系鄰近有一些超星系團,共約四十萬個左右,散佈在一千兆立方光年的空間裡。

地球很小,直徑僅12,760公里,以光速行走,不到0.1秒便跑完了。地球赤道約為40,000公里,以民航機飛行時速每小時900公里算,繞一圈須44小時。而銀河系裡最大的恆星 - 超級紅巨星大犬座 ( vy canis majoris),直徑為3,063,500,500公里,以光速由東至西飛越一次要近5小時。如果地球是一個直徑1公分的球體,它的直徑則達2.3公里,其體積相當於70億個太陽。一架民航機繞其赤道飛行一圈,須時1,100年。大犬座只是銀河系裡千億顆恆星之一,宇宙裡有千億個如銀河般的星系。

人類,在宇宙裡連蜉蝣都不是,卻偏要思索宇宙,而到目前為止,居然交出一張還算可以的成績表。

2012/11/09

《援膠女郎》與《奇跡》~ 是枝裕和輕談 (下)

是枝裕和是導演,也是哲人。

從首部電影《幻之光》的抽象哲思,到去年《奇跡》哲意融合生活,看到了他人生境界的轉進。

除八部正式公映的電影外,是枝裕和作品並有紀錄片《coco無盡旅程》、現正在播放中的劇集《going my home》與系列電視電影《鬼怪文豪怪談》裡其中一個故事《後日》,這是一齣對靈魂之說有獨特詮釋的異篇,有機會再談。

2012/11/06

倫理三部作 ~ 是枝裕和輕談 (中)

孤身在世,舉目無親,難言幸福。我們俱活於一張親情倫理之網內,慣在屋簷下取暖。

東方倫常,受儒家思想籠罩,日本雖脫亞入歐,但家庭倫理,一道同風,仍恪遵這套禮教。是枝裕和寓故事於倫理,鉤勒幕幕人常風景,從活潑熱鬧的街坊街里,到欲說還休的和風家族,以至同母異父的孩童兄弟姊妹間的倫理邏輯,三部迥然不同的家庭物語,好戲連場。

2012/11/02

舊電池 ~《新鐵金剛:智破天兇城》



天塌下來,也有占士邦頂住!

昔日,也許是如此,但時代已經劇變,冷戰是上世紀的事,今日訊息戰、電腦戰比街道戰具殺傷力,傳統特務面對新世界,老牌變成老套,英國軍情六處特工不再是型酷的工作,炸彈手槍與噴火雨傘在新形勢裡,顯得十分可笑。

老牌特務的處境,正是真實世界寫照:傳統事物,一不留神,就會褪成老餅,是過氣的代名詞。

2012/11/01

回憶三部作 ~ 是枝裕和輕談 (上)





山口智子,過了一個十六年的悠長電視劇假期後復出,出演是枝裕和腳本 ‧ 監督作"going my home",成了日本社會一個小熱題。

一次望穿秋水的回歸,加上《橫山家之味》阿部寬與YOU再續姊弟角色緣, "going my home"自是年度最期待日劇。趁此來一趟「是枝裕和電影回鍋」,直是一件趕潮流的快樂事。可不是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