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30

千里走單騎 ~《環臺騎乘記》~ 練乙錚




騎單車,走千里。很吸引,也很潮,是嗎?

歐美城市,踏單車早蔚然成風,是生活一部份。亞洲近年也紅起來,單車成了潮物。飛往外國,踏一個天遙地闊的單車假期,更是很多人躍躍欲試的夢。

練乙錚亦決定展開他的騎乘之旅,踏一千公里單車,於是尋找路線。地球上熱門的一千公里單車路線可也不少,包括原來繞臺灣一周,正亦是一千公里。這個曾獨個兒駕駛帆船繞地球航行一周的人,覺得「回到原點」是個挺不錯的感覺,遂決定不但要征服「寶島一千」,且還繞島兩遍,第一圈獨個兒踏上征途,第二圈則會合來自世界各地的戰友,兩程合騎共二千公里,須時三十八天。

2013/03/26

謝謝你愛我 ~《19歲快樂老狗》~ 鄭品茹




「好少白頭狗送黑頭人!」

黃子華的一句棟篤笑,其實道盡了很多人不敢養狗的其中一個底因:狗兒將會先自己而去 (除非你養狗時已是白髮老人)。與其明知有天要承受撕心的痛,不如從不讓這段感情發生,不存在,就沒煩惱 (所以很多人選擇養鸚鵡或烏龜,跟牠們鬥長命,勝負難料)。

然而,世上還是超多養狗人,當中不少人經歷過一次喪寵之痛後,仍像燈蛾撲火,再度投入另一段人狗關係中,繼續自尋煩惱。何以會如此呢?

2013/03/24

飛蠓舞 ~《裸命》~ 陳冠中




每個人,總有不同階段的啟蒙,能開竅,就翻上一層了。

佛教叫這做「漸悟」,世上本就沒有一往無前的絕對「頓悟」。漸頓漸頓,漸漸頓頓,人一生就這樣走過來的。

《裸命》的主角強巴是藏人,卻不是佛教徒,而是個淫徒,有時雞巴要控制腦袋,進行「大頭與小頭的鬥爭」,當小頭要炸了,也就管不了大頭想甚麼。場場雙頭同體的靈與慾戰爭,妥協不易,沒完沒了。

2013/03/20

新北紀行 ~ 煤雨山城




「平溪火車天上飛,青桐火車去又來。」有鄉鎮,就有民謠;而有鐵道的鄉鎮,民謠裡就有火車。

這裡是平溪鐵道,為煤礦而建,於日據時代開通。台灣東北部多雨,黃梅天,梅雨更是下個不停,山間碧雲霧合,像有狐仙出沒似的。平溪鐵道連接多個小鎮,全盛時期共有十三個煤礦場在運作,昔時歲月,男子都鑽到礦洞裡去。採礦辛苦也危險,地下世界,熱得像個洪爐,工人遇到滾燙的,就吹口「哨」通知同僚,即是說這裡很「燒」。平日「四」字不能說,要講「三半」,「四」不吉啊!

孩子上學,大了,就下煤礦,半輩子,就在煤‧雨‧山城渡過,而平溪鐵道就是連接外面世界的唯一血管。

2013/03/17

悲慘世界 ~ 金基德輕談 (下)


禁室,是金基德名物。

古希臘悲劇,主角被命運之神牽扯著,從不幸遭遇裡引發出人與命運的激烈衝突,奏出英雄的悲壯哀歌。

金基德的作品亦多悲劇結局,戲劇裡的人不斷為執著所煎熬,身不由己,惘然地走上不自覺的毀滅道路。禁室,是象徵符號,人,就是把自己困死在裡面。

他的電影,總透出這份無法自拔的哀傷,呈現一個又一個悲慘世界。有人說,這是變態,是剝削。但,這也是憐憫眾生的悲天情懷。

當一個人所有作品,都在反覆訴說同一命題和宇宙觀,無疑也是一種執。但這執,卻令人著迷不已。

2013/03/09

人生到處知何似 ~《成王敗寇(一)》~ 蕭若元




呢個世界,贏就係贏,輸就係輸!

即是,成功就是英雄,失敗就是狗熊!那管你有一百個苦衷,每一個都成立,但當你失敗了,那些苦衷統統只能是自慰的憑藉。

人生到了結帳的一日,其實仍未定輸贏,如果你是一個人物的話,你的功績(或臭史)仍會繼續發醇。子曰:「立功」、「立德」、「立言」,宗哲巨人佛陀和亞里士多德、機械論的奠基者牛頓、發現時間與空間結構的愛因斯坦、發明印刷術令知識廣為傳播的古騰堡、引爆個體創造力的喬布斯等人物,影響力無遠弗屆,皆渡過了成功而偉大的人生,並流芳百世。

2013/03/02

罪孽深重 ~ 金基德輕談 (上)




人,被囚於禁室,近乎失語。在局限與禁閉中,罪惡與慾望交纏,於壓抑的臨界併發出撕裂的張力,毀滅一觸即發。

金基德一直都在拍著這樣的電影。

他是當今世界影壇怪傑,初中學歷,拍戲半途出家,卻可以低成本、快完成 (近乎七日鮮,非常不可思議) 的高效,拍出強烈個人烙印的電影。作品屢屢叫人目瞪口呆,連連奪取世界級影展大獎,直是一代天才。

金基德作品皆寫「罪」,獨到之處是能融合東方傳統與西方創新,和佛學與耶教之二元宗哲角度刻劃罪與孽,譬如《援交天使》第一章是「波羅密多」,第二章則是「薩瑪莉亞」,雙軌並行,把情慾與靈魂統攝於一起,寓罪孽於救贖,絕對不同凡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