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25

別來無恙 ~《伍佰 & china blue 搖擺音樂會》
























這晚,伍佰說:「粉絲當久了,就變成粉條。」

伍佰香港音樂會,就是一場粉條大聯歡。

2014年《無盡閃亮的世界》大型巡迴演出,相信china blue會把搖滾力量傾注於台灣各站,而香港站則是聚聚舊跳跳舞,輕輕鬆鬆的聯歡派對。

第一次在香港看伍佰 & china blue,是公元二千年在紅館,四人在台上演奏起來如鋼鐵般滴水不漏;鍵盤手余紀墉還指揮小中樂團,奏出令人萬分動容的〈白鴿〉,回憶難忘。今晚換了在九龍灣,粉條們來自亞洲四方八面。china blue出來了,伍佰用半鹹淡廣東話說:「大家可以企起身,想做乜都得!」,現場氣氛就似良朋相遇,聚首一堂。



2014/04/20

浪人悲歌 ~《知音夢裡行》






















當一個不平凡的人,只能當個平凡人,必定痛苦。

世界上大部份的人,都像你我般,平平凡凡,而亦因為平凡,所以不痛苦。

世上也有天才,這些人,靈感如隨手拈來,境界在雲端之上,世人在他們眼中,是俗世豬人,毋用理喻。這些人,也不痛苦。

還有一類人,在以上兩者之間;滿有才華,卻進不了天才之林;退回人間,看不起亦受不了世人的媚俗,卻又離不開勢利社會,在滿腹牢騷,憤世嫉俗中屨戰屢敗,成為人生的輸家。

《知音夢裡行》的主角 llewyn davis,不幸地,就是這種人。

2014/04/16

生死書 ~《猫鳴》~ 沼田真帆香留


























人,出生入死,中間的過程,叫做人生。

快樂也好,悲苦也好,人生終將過去。活於當下,我們都希望此刻喜樂安寧,平平淡淡不要緊,不憂傷苦痛就好。然而人生如五味架,甜酸苦辣鹹,都要一併吞下。怨憎會,傷別離,求不得,眼淚乾了又流,舊傷未癒新傷又來,都是常態。傷痛過後,還有失落與空虛的感覺隨來,縈繞不去。

《猫鳴》由三個短篇組成,以一隻橘色貓「文文」貫穿。《易經》諦說,生命就是「始、壯、究」之過程,《猫鳴》從貓兒幼時在生死一線間掙扎求存,到精壯的黃金歲月,至老來迎向死亡,契合三個人間故事;裡面人物的經歷,亦如貓一樣,分別發生於幼時、年青、老年三個階段,整合成一個生命流之歷程。

2014/04/14

見山還是山 ~《千里伴我行》























行行重行行,與君生別離。相去萬餘里,各在天一涯。道路阻且長,會面安可知?胡馬依北風,越鳥巢南枝。

這是千里尋親故事。自由行,二人成團,英國出發,開往美國及愛爾蘭。

2014/04/07

月亮的距離 ~《觸不到的她》























人與人的距離有多遠?

網絡虛擬,人與人更疏離了,友情、愛情,在網路上都可以虛幻不實;這些老掉牙的論調,今天幾已成共識。《觸不到的她》把虛擬戀愛推到極致,編寫了samantha這個電腦作業系統女郎 (此角色的經典元祖非"2001:a space odyssey"的HAL 9000莫屬),成了寂寞 theodore的伴侶,並繼而進化成談情說愛的性伴侶。

2014/04/06

骯髒歌謠祭





























有些人,不會因逝去已久而令人忘記。

kurt cobain二十年前今日自殺身亡,他有沒到達涅槃之境?沒有人知道,但我們都知道,nirvana在音樂史上留下了永不磨滅的烙印。

今天,點一首歌,懷念他;也紀念西雅圖骯髒搖滾輝煌二十年。




nirvana ~ 'heart shaped box'

2014/04/05

浮生若夢 ~《羅馬浮世繪》




















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也不是一天衰頹的。

她早已沒了昔時帝都的霸氣,上世紀法西斯氣焰亦煙消雲散。今天她像一個芳華漸去的婦人,不再擁有奪目的麗質和容貌,唯以濃妝艷抹,在夜幕的掩護下殘吐剩餘姿色。

六十五歲的捷普,年輕時是成功記者,亦寫過一部贏了文學獎的書,薄負盛名。他天生就是一尾活在社交場合的魚,從奢靡的夜夜笙歌娛樂派對,到普普藝術表演與文化沙龍,俱見他的身影。捷普晝伏夜出,漫步於夜色濃重的羅馬街道,前赴一個個歌舞升平的熱鬧場所,與許多夜鶯一同分享黑夜的繁華。這是他們的世界,也是捷普的江湖。

2014/04/03

似近還遠 ~《兩人距離的概算》~ 米澤穗信


























青春,是纖細敏感的年華,當一點事兒,破出一個裂口,可快速化成傷口。

同學間,錯說了一句話,便演成一場冷戰。兩個人的距離,怎地由終日孖公仔的形影不離,一下子擴闊到如鴻溝般遙遠,咫尺若天涯?

因為青春,所以有幼稚的本錢,可以負氣,可以失落,可以出走,可以隨時在自製的谷底裡受傷。而也因為青春,情感的新陳代謝特別快,甚麼傷痕都可迅速復原,轉眼又重投陽光的懷抱,以為換了人間,原來只過了一天。

青春,永遠是個不可理喻的謎。

2014/04/01

好猛!~ peter hook and the light《joy division 回魂夜演唱會》
































三月飛來猛!

前 joy division及new order低音結他手peter hook組成的peter hook and the light,在港舉行《joy division回魂夜演唱會》(個人始終不喜歡「演唱會」這個滿是canto pop味的名詞,稱作「音樂會」較合)。the light一貫之演出非JD即NO,且會清楚列明,以「保障消費者」。今次香港站,玩的是JD。

ian curtis逝世已三十四年了,這個回魂夜,可能是史上最長的「頭七」吧!

甫進場,映入眼簾的是unknown pleasures與closer兩大banner高高掛!此情此景,好應該上番注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