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28

且看欲盡花經眼





古代大部份時候,人類就像草原上的野獸一樣,長期處於飢餓或僅飽的狀態。中古歐洲家庭,兩根洋燭,一張木桌,放著兩碗玉米,幾片黑麵包,配幾片醃了的火腿,已是一家五口的晚餐。雖然不豐盛,但尚可填飽肚子,讓晚上有個安穩的睡眠,能夠生存下去,便足感恩。

2008/04/24

鐵道的終站





上帝用六日創造世界,第七日休息,第八日,衪在幹甚麼?

美術家說,衪造了梵谷。物理學家說,衪造了愛因斯坦。哲學家說,衪造了康德。

千百年來,西方哲者一直為「上帝存在」而展開論證。古希臘哲學家稱上帝為「太一」(One) 。巴邁尼蒂斯 (parmenides) 說這「太一」是「絕對」,超離現實,是最高的存有。普羅丁諾 (plotinus) 說這「太一」不具任何形式與理型,衪流出世界,就如日光普照世界,無所不遍。亞里士多德稱上帝為完美的純形式存在,是「不動之動者」(un-moved mover)。動,因為衪有創造性;不動,因衪為萬物所歸向。

2008/04/21

榕樹頭說書人 ~《明朝那些事兒》~ 當年明月





在近年在中國掀起的傳統歷史文化復興大潮中,最熱首推三國,其次是孔子,接著是清朝史。曾有文化觀察者認為,中共欲以清朝管治模式套於今日,所以中央及其各大封建電視台便跟隨主調起舞,大拍清劇。在一個太陽底下所有物事 --- 當然包括體育 --- 都與政治掛鉤的國度,任何舉措都會引發無限想像。清朝是部落式統治,理論與現實上皆看不出有甚麼管治喻意。滿族入主中原,迅速被遠為先進之中華文化所同化;中共抓著的「馬恩列史」思想,不到七十年便完全破產,開口閉口最喜歡罵人漢奸的中共奴才,口水花四濺之際,也不想想自己主子捧著的正是進口貨色。這些人,真是宇宙中的滑稽低智兒。

「清熱」漸過,這期開到「明熱」,估計沒錯的話,倒數下去,元朝不論,明年該輪到「宋熱」了吧。在全國大一統的主旋律下,驅逐胡虜恢復中華的岳飛及文天祥始終不能拍、不能講,這是甚麼鳥的歷史觀?且看當奧運過後、宋熱吹到時,主調子可會有些宏、微觀調控?

2008/04/20

少女心 ~《無題》~ 李商隱





唐詩史上,李商隱是永遠的傳奇。此詩只應天上有,美艷不可方物的文字,其一。非常隱晦,曖昧到極點的詩風,其二。感情上充滿爭議性的不倫男女關係,政治上捲入「牛李黨爭」之旋渦,使之事每不可明言,唯有以晦筆入詩,做成後世不絕如縷的考據,其三。李商隱的文字品味的確高到極點,達致形而上美學之造極,千多年來,莫可冀及。

歷史大師高陽作品《鳳尾香羅》把李商隱與令孤楚之關係,細細道來,鉤勒了義山人格上某些不堪之處。然而倫理歸倫理,藝術歸藝術;人格再不堪,無損其作品之優美。倉頡造字,本來就是中性的,文字無罪,一桿彩筆,能震動人之心靈,便是文化遺產,值得細意欣賞。

這首《無題》,於李商隱詩群中屬非常顯淺之作,近於白描,

2008/04/18

地獄血 ~《黑金風雲》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上帝開始與撒旦展開經年累月的消耗戰,始終未分高下。所以天國並沒降臨,地獄之火也未能焚毀大地。在這勝負未決的拉鋸中,鬥爭的棋子 --- 人類,遂成了魔鬼與天使混合體,慈悲與殘酷交織展現;而龐大史卷與每日生活體驗都在告訴我們,險惡的人性,一直盡佔上風 --- 起碼於「量」上是如此。幾多地獄來客,每日橫行於人間世,機心算盡有之、霸取豪奪有之、趕盡殺絕,更有之。

2008/04/15

中產趣味 ~《減字木蘭花》~ 李清照





女人,在中國傳統社會裡,地位低微,所謂三步不出閨門,女人一生的任務,就是嫁老公和生仔,固填詞的良家婦女,很少。


中國詩詞,自屈原《離騷》始,便多自詡為婦人,當做臣下的一種意喻;譬如「紛吾既有此內美兮,又重之以修能。扈江離與辟芷兮,紉秋蘭以為佩。」在詩歌中讚許自己的美質、容貌與裝扮,又會巧造美麗佩飾,完全像一個女人在說話。好些中國詞人,確然能以一手溫婉嫵媚文字,寫出一份女子細密心思,像歐陽修一闋《蝶戀花》:「玉勒雕鞍遊冶處,樓高不見章臺路。」便是以女子為第一身,訴說丈夫去了「滾」(遊冶),自己獨守空房的滋味;寫活了一顆情感豐富的女人心。

份屬稀有珍品之女詞人,論名氣才情,數將下來,李清照當之無愧列位首席。

2008/04/13

抓大魚 ~《大衛 • 林區談創意》~ david lynch





向來認為,「創作」這碼子事,沒所謂「方法論」。所以坊間汗牛充棟的創意書,從來不看。這本《大衛 · 林區談創意》,卻要破例睇睇,因為是 david lynch 講創意,唔講得笑。冇錯,大衛 · 林區即是 david lynch,正是拍過 “eraserhead” 、“blue velvet’、“lost highway”、“the starightstory”等電影的怪傑。台灣的國語譯音,港人有時看來會莫名其妙,但「大衛 · 林區」之發音的確很接迎 david lynch。就好似意大利足球名將巴治奧,台灣譯成「巴九」(不是九巴),字眼怪誕,譯音卻極為接近。

此書原名叫“catching the big fish ~ meditation, consciousness and creativity”,不僅談創意,尚講冥想、意識與潛意識。david lynch 潛心於靜坐及冥想凡三十三年,近年並攪了一個稱做“david lynch foundation for consciousness-based education and world peace”的基金會,目的為幫助更多兒童獲得靜坐機會。

2008/04/12

三英戰呂布









這一回:歐戰場烽火連天,鬥三英兵兇戰危
富者越富,當滾滾金源向英超傾瀉,這個全球最受歡迎的足球聯賽,便越見氣焰迫人。big four 在歐聯戰場上斬神殺佛,成全面合圍之勢,倘非利物浦與兵工廠互鬥,四大豪門當可盡攬四強席位。怎麼不會?觀其上屆武林盟主 AC米蘭因兵將年事已高,有心衛冕,無力回天。宿敵國際米蘭只能關門打狗。戰狼羅馬之爪始終未夠鋒利。西班牙的銀河艦隊,仍在前主席之「一年一星」假大空荒謬策略後遺症中休整,今年像祖國昔日之無敵艦隊般沈沒,是意料中事。最後,只剩下一群巴斯克分離份子,在團隊樞紐美斯及朗拿甸朗相繼倒下之後,負傷突圍,在四強之大平原上面對三英合籠;無論戰果如何,已屬超水準之作,對得起一班加泰隆尼亞的鄉親父老有餘。

2008/04/10

路遙知火力







全球熱話:聖火!看《信報》鍊乙錚的專欄才知道,原來以跨國接力跑方式傳遞聖火,是由納粹德國宣傳部長戈培爾發明,從雅典起步,迂迴曲折地跑過在其勢力之內的東歐七國,才運抵柏林,以向沿途各國人民宣示第三帝國的國威。
體育,從來與政治扯上關係。在中國投得奧運主辦權,全國上下處於亢奮的一刻,已可預知西方國家將藉此千載一時機會,向其施壓。奧運能使中國迎向文明世界主流,抑或讓中共我行我素之極權本色充分暴露?起碼到現在為止,近於後者。

2008/04/08

diva 的悲歌





人生下來,就不公平。人人稟賦各異,天聰不一。有些人,天生就是歌唱家,天音脫腔而出,聲運喉轉,如珠走玉盤,隨時把別人聽覺俘虜。

diva,是上帝的傑作。一個女子,能成為一代歌唱家,在五歲時便決定了。張嘴唱起歌來,曲子便如彩蝶於嫣紅翠綠間舞動,迴旋穿梭,轉出一色春光。她的眼眸精靈,碌得大大的似在說話,臉蛋晶瑩地粉紅,雙手叉著腰,頭兩邊擺。平日說話尤有懶音,唱歌卻字正腔圓,一曲既畢,聽眾掌聲格外響亮,為一個天才的降世而獎賞。

也許是上帝與撒旦的搏奕勝負未分,近代偉大的 diva,都經歷了悲慘的身世,在風霜裡歷劫紅塵。她們自幼清貧,一腔天才之音,成了童年時的謀生技倆。edith piaf 白天在巴黎蒙馬特隨街賣唱,晚上在濃烈而昏暗的地痞酒吧站台,那不盡如寶藏的歌喉,被一室瘋醉蓋過。當事業如日方中時,卻因深愛的情人墜機身亡而一厥不振,才四十多歲的年齡卻似八十歲模樣,最終在恐懼中孤獨地死去。

2008/04/06

黑暗之治 ~《大明王朝》





天下最黑暗者,莫過於專制帝皇統治。

法家有三派:商鞅為代表的重法派、申不害為代表的重術派、慎到為代表的重勢派。何謂「勢」?勢位、權勢也。皇帝以絕對權力,管治天下,重勢派主張皇帝把心裡的想法,藏之於密,永不予臣子知道,內閣官員,只能揣摩上意。本來,一個國家不該是絕對體,而是在相互間的對立限制中形成;現在不但權力無限集中於皇帝一身,他的心思更成為黑暗秘窟,是主觀狀態裡的絕對及神秘獨體。中國歷來把重勢之術發揮到極致的「皇帝」, 三甲人選不出中共的毛澤東、清朝的雍正及明朝的嘉靖。

2008/04/04

必殺忌 ~《見龍卸甲》





妒忌之火,能殺人。

相傳維也納宮庭樂長莎萊莉,因妒忌莫札特天縱奇才,以一杯毒酒把一代樂聖埋葬。在《見龍卸甲》裡,蜀兵羅平安於軍中碌碌無為,卻見義弟趙子龍青雲直上,將拜五虎,成了長勝軍;羅平安於是忌火中燒,出賣本軍,也為趙雲送上生平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