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21

日本推理小說入門課 ~《謎詭》





日本,是推理大國。自1888年黑岩淚香翻譯歐美偵探小說《法庭美人》始,至同年須藤南翠發表本土第一篇創作作品《殺人犯》,這國家便為推理著了迷;讀者無數,作家代有人才出,流派千變,迭有作品拍成電視劇及搬上銀幕,成為巨大產業。

日本推理小說儼如一大型矩陣,名家輩出,流派繁雜,筆下主角多有成家傳戶曉人物。初入的讀者,如進大觀園,古典的、現代的;本格、變格、冷硬、無賴、社會,派別眾多;長、中、短篇精彩紛陳,讀來須鍾一己口味,也希望讀到的俱是佳作,一時或不知從何入手。

2010/04/20

回頭是岸 未為晚也




隨著喬曉陽親自走到台前,表明中央政府力挺港府那沒有普選路線圖 --- 遑論取消功能組別 --- 的政改方案,中共罔顧港人民主訴求、擺明寸步不讓的硬態度已是明晃晃擺在桌上。現時局面一清二楚,政改方案如在立法會遭否決,阻礙民主發展的罪名便會強加於泛民議員頭上;方案若通過,香港便與真普選越走越遠。阿爺以此左右開弓的詭策,把政制發展套死在一個困局內之心,已是昭然若揭。


喬曉陽此舉惟一意料之外,是中央政府連待 5.16過後才發言、好讓溫和民主派與一干學者可繼續稀釋公投也懶得理會,擺明一副「吾乃君臨天下,豈會把這區區所謂全民公決放在眼裡?」的架勢。而溫和泛民議員在中央表態後,居然表示仍會繼續談下去!這種奇異想法,不是執善固執,而係為做而做,不知進退。


2010/04/14

地獄人間 ~《白夜行》





一個人,為另一個人而活,犧牲自己一切,視覓對方幸福為天職。

這種心理與行徑,在世間,多的是。為了心中女神得獲快樂,傾命以赴,要把她扶上幸福的階梯,縱千艱萬苦,仍覺這是命運付予的神聖使命,像背負十字架,踏上救苦路,沿途灑遍血與淚,卻有深刻的被虐快感。

2010/04/11

人生安慰劑 ~《作家之路》~ christopher vogler





是現實生活,令我們愛看電影。

平凡乏味、枯燥呆板,是大部份人的現實寫照。生活磨人,且充滿挫折。事業愛情,往往兩不如意。人生無常,明明飲食正常,一星期運動三天,卻會無端惹上惡性腫瘤。放眼四望,壞蛋遍地。好人不一定有好報,惡棍與幫閒卻張牙舞爪,正義被扭曲,歪理滿天下。現實,就是如此惹厭的一回事,是以我們要躲進電光幻影裡,尋找慰藉。

終於,我們找到了希望,因為電影中的主角,義無反顧,追尋畢生夢想,最後一定成真。在光影裡我們也會發現共嗚的價值觀,感悟愛情與友情真諦,甚至在電光火石間驟得啟發與頓悟。電影,是對治苦悶現實的安慰劑。

2010/04/08

從實用主義看五區公投




john dewey


隨著五區公投選舉工程之展開,意味著香港新民主運動正式啟航。它自鋪天蓋地的攻訐與打壓中誕生,將引領民主政治走向那一個領域,香港與中國俱拭目以待。民主制度,是普世認同的價值觀,它在現今世上很多地方已是生活的一部份。上世紀美國實用主義哲學家約翰杜威 (john dewey) --- 胡適先生的老師,是民主政治的堅實擁護者。他的理論與主張,放諸今天發生的五區公投運動,於多方面皆緊緊相應,充滿著智慧與啟發,值得一再深思。


實用主義強調,一切的理論思索與假設,是為尋求行動的出路,最終須訴諸於實踐。香港人爭取民主經年,回歸後本地民主發展卻不進反退,究極原因只得一個:中央政府出爾反爾,沒有執行對香港的民主承諾。泛民主派議員與香港市民以各種方式爭取,連番上街,到目前仍是兩手空空,足證傳統思維與方法已不「實用」。於是有人窮則變,變則通,思索出「變相公投」此一全新法門,並以五區總辭行動落實其構思;我們實找不到理由不給予它一次全面支持,以引證其實際效用。一國兩制之偉大總設計師鄧小平不也說過「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嗎?


2010/04/06

無語問蒼天 ~《穹蒼下的女神》




翻開長長的歷史卷軸,當見處處血跡斑斑。千百個宗教在奔走競逐,妄圖把天下萬民領導於一神之下。如果穹蒼盡處果有真神,俯視著蒼生,見人類不斷為奪區區一宗之主而經年廝殺,衪會憤怒?微笑?抑或漠然冷待,睥睨人間的愚蠢?


2010/04/03

輕與重 ~《重力小丑》




推理小說拍成電影的通病,是經常變得嚴謹度不足。一場巧妙佈局,由文字推演,一定較濃縮成兩小時的電影來得精密。而角色的心理刻劃,影像顯然亦達不到文字之功能。

所以當伊坂幸太郎的推理小說《重力小丑》搬上銀幕,電影公司便訂了一個重心策略:把推理性略減,將重點轉放在倫理範疇之探討上。這總方向的抉擇,跟原著名字相若,同屬一種「重力」之轉移,且把其商業性轉向較危險之一方,因為原著始終是推理小說,「原讀者」 --- 極有潛力化為入場觀眾之一群 --- 未必接受影片把原著的重心過度轉移。而那些未讀過原著的觀眾,則會對影片有正常推理電影之期望,即期待進場參與一次精密猜謎遊戲。一旦懸疑性及推理性與預期出現落差,壞口碑亦可能隨之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