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14

成王敗寇 ~ 日本戰國紀之二十三









































有些戰役,你不能輸。

輸了,就再沒下次機會。



X                      X                      X

德川家康的東軍總兵力約七萬五千人,毛利輝元為主帥的西軍則達十萬。九月十五日,晨曦初曉,濃霧消散,決定日本命運的大戰在關原爆發!

關原地勢西高東低,地形宛如一橢圓托盤,東西長四公里,南北寛二公里,可容納雙方數十萬大軍。關原周圍環繞一圈小山,搶先抵達群山腳下佈陣者,會佔地理優勢。

東軍的松平忠告從較後方抵達最前線,以鐵砲 (火槍) 射擊西軍前鋒宇多喜秀家部隊,西軍亦以鐵砲環擊,漫天槍響,震動了整個戰場。此時西軍前線四大部:宇多喜秀家、石田三成、小西行長,以及身懷惡疾舉步蹣跚乘轎赴戰場的大谷吉繼,多路同時進攻,關原上廝殺之聲響成一片。經過約三小時戰鬥,西軍取得優勢,石田三成燃起狼煙,促各路發動總攻!

然而,緊盯著戰事的西軍多路大軍,卻紋風未動。

毛利輝元加入西軍為統帥,養子毛利秀元為總大將,策劃者是毛利家的黑衣和尚安國寺惠瓊,但毛利家另一重臣吉川廣家卻認為德川家康已是勢不可擋,與之為敵必無好下場,他於是與東軍暗通款曲,以戰後維持毛利家領地為條件,承諾在戰場上按兵不動。西軍,根本未開戰前就被敵方按住脈門。

毛利軍不戰而戰,管他催戰訊號狠狠而來,毛利秀元就是好整以暇,一派謀定而後動的大刺刺模樣。

遭連環倒戈,是西軍之根本死因!毛利秀元之外,豐臣秀吉養子小早川秀秋是另一大變數。戰前德川家康以予他畿內兩領地為條件,要他在戰場上不動如山。而西軍則保證他在豐臣秀賴十五歲前擔任關白一職,同時贈予播磨一國領地。兩邊誘惑同樣大,令小早川秀秋沒法像毛利秀元般決斷,反覆左思右想,及至決定性時刻,迄猶豫未決。

戰局不明朗,德川家康終於耐不住,朝態度曖昧的小早川秀秋陣營猛烈發射鐵砲,威嚇他要當下作出決定,脫離西軍。這是家康的心理戰,向小早川秀秋發出「東軍已勝券在握,你再不決定的話便連你也一併收拾」的訊息。

一輩子都不會是將才的小早川秀秋,在東軍威嚇下作出一生最重要決定:棄西軍,投東軍!他於是向大谷吉繼部隊攻擊,這個叛變,令戰場形勢呈現大扭轉,原本略佔上風的西軍,立時陷於苦戰。深陷重圍並已殺得筋疲力竭的大谷吉繼軍,在東軍團團重壓下開始崩解,「丸」之陣旗在多達十倍敵軍的進攻中塌下,大谷吉繼亦飲刃自盡,靈魂永遠離開被惡疾所困的身軀。

西軍大勢已去,部隊相繼潰退。一場關係天下誰屬之戰,竟半天便結束了!東軍取得全面勝利。

意得志滿的家康,開始捕殺漏網的西軍殘部。東軍緊接進攻石田三成的居城佐和山城,九月十八日攻下,三成族人全部切腹殉主,卻未見三成身影。四天後,藏匿於伊吹山中的三成終被捕,幾天內小西行長與安國寺惠瓊相繼在京都遭縛,宇多喜秀家則不知所蹤。

十月一日,石田三成、小西行長、安國寺惠瓊被押到京都六条河原,遊街示眾後行刑。押解途中,三成口渴,向人討水喝,但附近民房沒開水,有人於是拿出柿乾給三成解渴。三成卻說:「柿乾會令人生痰,對身體有害無益,我不吃。」負責警護的人嘲笑他,將死之人竟談養生?三成淡然回答:「對汝等凡夫而言,這是正常想法;唯胸懷大志者,及至頭顱被砍之瞬間,尤在設想如何實現自己的夙願。」

石田三成的志願,是輔助主公豐臣秀賴治理天下,要達此目標,必須拔除德川家康,唯最終功敗垂成。石田三成被斬首時四十一歲,首級與安國寺惠瓊、小西行長及自殺的長束正家,一同吊在三条橋示眾。


X                      X                      X

東方的戰鬥應已展開,深居大坂城的茶茶,一夜輾轉難眠。第二天早上,毛利輝元到訪,茶茶直覺事態嚴重。輝元全副武裝,坐在茶茶面前,說:「我軍武運不濟,關原之戰敗陣了。」茶茶臉色一陣慘白,輝元續說:「不論發生甚麼事,我一定儘力保護主君和夫人安全,請放心。」

小谷城和北庄城的火焰,此刻尤在心田燃燒。茶茶望向窗外,初秋辰光,一片寧靜,渾不似來日大難,艱苦將至。



(待續)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