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17

天問






無時無刻,人類都在表現著一己的自大;而大自然只伸伸懶腰,便展示了人類的渺小。

當山搖地動的一剎舖天蓋地而來,沉重的地變聲浪響徹四方八面,人的心跳急速加劇,腎上腺高速飛升,那是大驚魂、大恐怖的感覺 --- 數刻之前,還上課的上課、遊戲的遊戲、造著白日夢的,腦袋已飄到蓬萊去 --- 突然,大塊大塊水泥暴塌下來,那不是三吋乘六吋的一片,而是如巨石般的一大塊,迎頭轟來。一瞬間全身劇烈痛楚,然後甚麼都不知道了,再沒有「我」這個意識了 --- 如果是這樣,便屬福氣。糟糕的是,這些巨塊迅速壓下來,自己的身體全部夾於罅隙之中,四周渾然黑暗,灰塵把一切都包裹起來。不久,巨響過去,地不再搖,自己卻處身在這莫可名狀的煉獄中,腦子清醒,目可見物,耳可聞音,卻渾身動彈不得,準備接受漫長的凌遲。

宇宙之中,沒有比處身這狀態中更倒楣的事情、沒有比置身這空間裡更痛苦的折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距今三百多年前的清代康熙十八年,中國京師地震。聲如奔雷,晝晦如夜,地面裂開,形成很多大溝,很多人掉了下去,就此活埋。當時有位江蘇人楊炤,詩錄了地震景況,收入《懷古堂詩選》,曰:「高天忽陰慘,厚地頻震盪,聲如崩轟雷,勢若翻巨浪。」

高天忽陰慘,慘事,總是忽然而至。只是個孩子,剎那之間,成了一副碎裂的軀殼。天地,不仁!

一場地震,見證了人世間的變與常。當驚變驟來,人無從阻擋,瞬間一片哀鴻,呼天慘地之聲響遍,無常是苦,那是「變」。慘烈過後,傾力營救;有人不斷用手耙石,手破了,鮮血淋漓,只為救出一個素不相識的陌生人。看到溫家寶安慰著那不斷哭泣的女孩,所有人都與女孩一同哭泣,是人性的感通,生而有之、是民族的感情,血濃於水,那是「常」。大地震斷了,人的心魂沒斷,在劫難中,能互相扶持;微弱的我們,面對巨大之天地,在恐懼裡存活下來,就是靠這一點憑藉。

2 則留言:

  1. 图解:黄昏或黎明之日,樹影
    日夜交替之間,代表一瞬間的變化
    這個時候,看不見任何東西,就只能夠看見影,知道有些東西的存在,但又不知道它的原貌。屬于是一個沒有明朗的情景,是好是壞看不太清楚。
    苦干樹枝,失去呼吸的樹,失去的記憶,被遺忘的名字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