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23

殘陽泣血 ~《帝國鐵騎》~ 劉劍





「晚明是戰亂頻出、腐敗透頂的朝代,也是一個群星閃爍、情感熾烈的年代。」《帝國鐵騎》作者劉劍對風起雲湧的晚明歷史,作如此觀。

明朝皇帝的平均質素非常低,萬曆不可思議地懶惰,天啟個性懦弱怕煩,只喜歡做木工,到了末代皇帝朱由檢接位時,帝國已是一個爛心蘋果。祟禎狂燥、暴戾、多疑,是個嗜殺狂,換了在今天,他會扭斷小貓的四肢,然後獰笑。

萬曆年間,後金軍隊開始大舉來犯,努爾哈赤以「七大恨」告天,展開與明朝經年的戰鬥。崇禎年代,是中國歷史上一個極為奇特的時期,它出了一個集偏執狂與躁動症於一身的皇帝,也湧現了不是一兩個而是一大批軍事奇才。明朝出了熊廷弼、洪承疇、袁崇煥、祖大壽、孫承宗、盧象升,與及以「關寧鐵騎」名震天下的吳三桂等第一流戰將,換了一個稍稍英明理性的君主,明朝都不會覆亡。後金的努爾哈赤除輸了一仗予袁崇煥外,平生打遍天下未嚐一敗,皇太極則是軍事及政治奇才,死後攝政王多爾袞更以超凡軍政手腕,把後金帶上鼎盛之路。

這也是一個年青人較量的時代,祟禎皇帝、多爾袞、吳三桂與「闖王」李自成在歷史舞台上交鋒較勁時都只有三十多歲,這時的大明王朝,已是個病入膏肓的末日帝國,而後金則在草原上稱霸,準備進駐北京紫禁城。這是一闋風雲變幻的悲情戰曲,名將與英雄輩出之時,秦淮河還有八個美艷女子, 李香君、柳如是、董小宛等八女合稱「秦淮八艷」,都與當時的風雲人物結下不解之緣;其中一位,艷傾天下,人卻若斷線風箏,在金人便要入關、建立滿清王朝這大歷史時刻裡,只是小小一步棋子,由不得人,作不得主,但於史冊中卻無人不識;她便是擔上「慟哭六軍俱縞素,衝冠一怒為紅顏」正印花旦大旗的陳圓圓。

一六四四年在中國大地之上,朱家王氣將盡,紫雲自北而來。《帝國鐵騎》楔子引《推背圖》讖言,曰:「馬跡北闕,犬嗷西方,八九數盡,日月無光。」不啻是一段悲壯史詩的映照 --- 那一年,北京城樓的黃昏,殘陽如血,幾多英豪傑跨下鐵蹄,踏破山河路,人如風後入江雲,沒入歷史的大流之中。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