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07

神祇之育成 ~ 《神的演化 - 西方三大一神教的起源、衝突與未來》 ~ robert wright
























一個無神論者,該不會否定以下論調:


宇宙裡沒有人格神  —  論者或不會否定有一種終極創生力量,卻可肯定它不是任何人類所描述的神祇  —  人類活在殘酷自然中,飽歷挫敗、無常、傷痛,無力感油然而生,是以幻想有至高無上的神靈,能帶領自己走出心靈及肉體困局。神沒有創造人,是人創造了神。

宗教,是有機體,隨著時勢、環境、時代而被創造,並演化。世上大型宗教系統,不出三種形態:第一種,是拜火教系統,相信終極造物主,人死後有永生,靈魂不滅。第二種,是婆羅門教系統,主張靈魂不斷輪迴,以不同之存在形態,在生死海裡生生世世頭出頭沒。第三種,是神道教系統,相信萬身皆有靈,人死後亦可化為神祇,永恆存在。

第一種是「一神教」,當中亞伯拉罕系統裡衍生之猶太教、基督教、伊斯蘭教,是現今總合起來信徒最眾、財富最多的宗教。它的一神本質,正是它生命力與戰鬥力旺盛,能廣泛傳播與蔓延之底因。

古代重要文明,如美索不達米亞、阿述、埃及,以至希臘及被基督教徹底征服前的羅馬帝國,絕大多數的時候都屬多神崇拜。既然眾神可共存,便毋用互相攻伐。但諸神共舞的狀態,會隨著政治與軍事力量的變動而改變。超自然多元主義,乃王權之敵人,一個國王,為了統一政治權力,也必須統一超自然的權力。

現代人習慣把古代那些國王,想像成永遠大權在握的專制統治者;其實他們時時受其他權力如貴族、氏族族長等的制肘與挑戰。而獨尊一個神祇,滅絕其餘所有,於政教合一的古今國家而言,可謂極其合乎權力鬥爭邏輯。

《神的演化》圍繞古代以色列一神教系統的發詳,輾轉闡述亞伯拉罕三大宗教的發展。以色列是弱小民族,自先知何西亞 (hosea) 時代,一神崇拜開始崛起。當時以色列社會極度貧富不均,階級戰爭之說甚囂塵上,廣大基層人民仇視因國際貿易致富的上層階級,這種情緒自然地轉移到外邦神祇身上。獨愛耶和華運動,漸廣獲支持。

公元前五世紀,猶太國王希底家 (zedekiah) 反抗巴比倫,換來聖殿遭夷為平地,全國上層階級被押解到巴比倫的戰果。「巴比倫之囚」成了獨尊耶和華的最大原動力,被擄的神學家把他們蒙受的苦難,做了最充分的利用。被囚於巴比倫的以色列人,需要一個可解釋這苦難,並帶給這苦難正面意義的典範,這樣的新典範可帶來崇拜的熱忱,以及終極的救贖力量。他們相信,當最後審判日來臨時,迎來的不止是復仇的快感,還有救贖的舒適,最後必然唱著歌回到錫安,得享歡欣快樂。

儘管催生一神教的力量是仇恨,耶和華仍可成長,邁向道德的普世主義,把愛心涵蓋四海。因應時勢需要,一神教可適應周遭環境而持續滋長,意識形態可以在一個範疇內調整以配合其發展。神的演化,不啻是進化論與演化心理之一個環節,直如本書所云:「人類逃不出天擇的掌手,神也是」。


6 則留言:

  1. 人害怕未知,所以很容易就受宗教的力量影響。有心人就會利用宗教,來達到個人目的。我不想指責任何「神」,我想指責的是人。呢個世界,耶撚多過教徒,左膠多過左翼。

    回覆刪除
    回覆
    1. 人有宗教需要,對靈性有嚮往之心,這些當然都不是問題。

      唯你提到的耶撚,則實是好笑。你問他《聖經》為何如此說,他自己也無力自圓其說 (其實已想過千百遍,但始終想不到一個能令人滿意的所謂合理解答),就話你未夠智慧去了解。那款煞有介事的德性,實是搞笑得很。

      我有個朋友,新近被導入教會 (位處金鐘,好多高官名人那個維穩大本營)。他說《聖經》有些不明白,於是問教會裡的智者 (可能是契弟梁燕城),對方正正就是對他說他尚未有智慧去理解。朋友問我怎樣看,我說,宗教,存乎一心!你越要企圖以理性,甚至邏輯科學去解釋,只會與虔誠,越走越遠。

      當然,拿龐大經費,多次外遊去證挪亞方舟為真物的那顆人,必落地獄。

      刪除
    2. 我見到你句「契弟梁燕城」,登時對住個mon笑足一分鐘XD。佢個朵真係深入民心,跟足一世了。

      刪除
    3. 契弟 + 假先知,啥佢其誰?

      刪除
  2. 從小接受基督教教育,又返了很長時間教會,身邊又多基督徒,所以我沒有也不敢以此角度去看基督教。不過我漸漸也奇怪為何很多宗教都有相同之處。
    我一直未獲滿意解答的問題是,如果神是大愛的,為何不信祂的人要落地獄? 若果上帝賦予人類好奇心,那麼人是遲早會吃伊甸園內的禁果的(今年不會,下年也會),為何神要「裝」我們?
    最有趣的,是有篇教人向長者傳福音的文章,說如有長者因為已過身的伴侶沒有信而不想一個在天堂一個在地獄,因而不信,建議這樣回答長者「雖然你的伴侶在地獄,但他不會希望你也到地獄受苦,會希望你上天堂!」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與不少香港人一樣,從小學到高中,都是唸基督教學校,一週五天都要早禱,;我並從頭到尾看過一遍《摩西五經》,不能不說與耶教是有相當緣份。

      只是,理性使我無法不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無神論者。

      對於妳的第一個問題,我只能說,一神教是充滿鬥爭性的;如果不信神也可大模斯樣上天堂,誰來信衪?

      基督教的本質不寬容而好戰,從演化角度看,探索古代以色列的政治與經濟現實,便可理出亞伯拉罕系上帝的性格之形成,從而試推理出《聖經》各種說法背後的理由。

      無論如何,我從一而終的看法是,宗教之魂,在於信與教義實踐。我永遠不會是基督徒,但對基督教主張的愛心存敬意。正如佛教義理雖精微卻亦充滿矛盾,但它主張的慈悲與菩提願,亦是教人由衷敬佩的。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