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11

鹿兒島紀行 (下) ~ 幸福之味




























從鹿兒島市南下,穿過知覽,便抵指宿。


九州面積比台灣稍大一點,大約等如三十四個香港。鹿兒島縣狀似蟹鉗,西面是薩摩半島,東面是大隅半島,兩個半島中間隔著錦江灣。指宿在西半島最南端,有點似台灣的屏東。

早上六時許,錦江灣快要天亮了。















離開市區,開始自駕,目的地像八爪魚般伸張,所有公共交通不便的地點,都可自由抵達,頓時天大地大。

一路開到薩摩半島最南端的海岬長崎鼻。小時候,聽過浦島太郎的故事,長崎鼻就是他下龍宮、「海中方一日,世上已百年」的地方。海角天涯,總有燈塔,令我想起屏東恆春半島的鵝鑾鼻。這裡可近觀均勻對稱的「薩摩富士」開聞岳,遠眺廣闊無垠的太平洋,此時此刻,人世間是那麼的美好。













離開長崎鼻,來到全國最南的 jr 站「西大山」(最北及最東 jr 站俱在北海道縣,分別是「稚內」與「東根室」,最西是長崎縣的「佐世保」)。日本人很會包裝,在鐵道旁設置了個黃色郵筒,說自這郵筒寄信,收件的人會幸福。日本人很喜歡說幸福,台灣受感染,也時時處處「小確幸」。鐵道旁的小店,當然有漂亮的明信片及郵票發售。我買了三片,一片寄回家給狗兒小歌,兩片寄朋友  —  其中一位十天後要結婚了。數天後,另一位收到 postcard 的朋友,在臉書寫道:「原來幸福的感覺,就是有人在遠方逍遙快活時,仍會記得自己」。今日,實體信件數量可能是互聯網前的百萬分之一吧,明信片稍好一點,始終是個美麗的實體,仍有其份量。這個最南端鐵道站,四周原野長著二月天的黃色油菜花,歲月清永而文靜,果真有幸福的感覺。















日本許多觀光小鎮,火車站附近都有購物街。指宿車站前方,也有一條觀光街,有個中韓英語「歡迎光臨」的招牌。我週末早上開車經過,見店子統統關上門,想是時間尚早尤未營業吧。及至下午五時再經過,赫見原來店舖已悉數結業,僅餘一個油站在服務。空盪盪的街道,像個影城,也像"walking dead"裡的死鎮,極度超現實。

日本的小鎮,年輕人都跑到大城市謀生去,變得暮氣沉沉,越是這樣,年輕人便越離開,形成惡性循環。日本在八十年代初,經濟規模達到世界第二,當時的日本是何其地意氣風發!一九八九年,經濟泡沫爆破,日經指數超越三萬八千點後,一瀉千里。一九九一年,多間巨型金融機構倒閉,日本進入「失落的十年」;然後,是又一個「失落的十年」.... 今日,看這些凋零落索的小鎮  —  要知指宿已屬有名觀光區 —  見微知著,便知大和魂尤在迷失之中。

然,這個優秀的國家,定有再振起的一天。















旅程完結。途上最難忘的味道,是這碗醬油雞蛋飯,好有「深夜食堂幸福滋味」feel,加點醬菜,變成「深夜食堂豪華幸福滋味」。


















遊日本,滿是幸福之味!



8 則留言:

  1. 流口水!
    臉書那句逍遙快活,見到忍不住偷笑 :p

    回覆刪除
    回覆
    1. 飯一定要是日本米,加温泉蛋,配美好的心情,便完美 :)

      刪除
  2. 自駕遊, 好自由!
    今日才和朋友說完日本有多好。, 日本人對別人多體貼。懂日文的朋友教我們何時說domo和sumimasen。
    在京都也吃過醬油雞蛋飯, 真是幸福滋味啊!
    我也會寄明信片給朋友, 朋友也會寄給我。 :)

    回覆刪除
    回覆
    1. 剛自品味淪陷的澳門回來,與日本相比,直是天國與地獄。

      阿芝去完泰國後,快再走訪日本,演練 domo 和 sumimasen 吧 :)

      刪除
    2. 真的怪不得人這麼喜歡去日本。 那裡乾淨寧靜(嘈吵的是遊客)。
      今次是我首次遊泰國, 去清邁, 很期待。

      刪除
    3. 哦?只去清邁,不彎一轉落 bangkok?

      刪除
    4. 好辛苦先同朋友夾到幾日去泰國, 唔夠時間去兩度地方。 朋友去過曼谷, 話人太多。 後者我就要睇下將來有冇機會

      刪除
    5. 清邁善良又溫柔,好好 enjoy :)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