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1

神遊舞曲夜襲

























陰霾細雨中,cockenflap 十週年。

今屆,英美組合略少,本地單位特多;party music 較多,band sound 稍少。音樂祭,樂隊,才是最王道,可不是嗎?

我因事錯過了 the dandy warhols 與本地 art pop 組合粉紅 A,但能在週末夜細雨紛飛中看到 blossoms,亦算不錯。

當然,萬眾期待的焦點是兩大班霸 the prodigy 和 massive attack


























老實說,自兩張頂兒尖兒專輯"music for the jilted generation"與"the fat of the land"後,我已沒有非常熱中於 the prodigy,但當得悉他們將出戰今年 clockenflap,仍是十分興奮,畢竟能置身於那崩壞激烈的巨大電音節拍中,肯定是非常過癮的事。參與 prodigy live,一定要體驗在人堆裡撞擊的處境,不要站得太前,最好是六、七行左右,被大堆精力四射傢伙組成的厚人牆包裹著,便是最佳「觀賞位置」。

the prodigy 在細雨翻飛的氛圍中登場,年屆半百的 maxim 與 keith flint 仍是 fit 到震。當'breathe'爆起,你會立時覺悟 prodigy 的殺傷力仍是普世難尋,狂暴高壓 big beat 勢兇夾狼而來,令人沒可能不即時進入亢奮狀態。


與張牙舞爪的重電音搏擊九十分鐘後,體內沉潛的抑鬱與戾氣竟都消散了,也許這就是最具摧毀性的音樂治療吧。




















星期日晚,massive attack 進襲。

massive attack 是屬於黑夜的;平時聽他們的歌都不會在白天,這晚,沒雨,但氣溫下降,天上灰濛一片。3d daddy g 在夜幕中登場,夢般的布里斯托城 trip hop 天團終於出現於眼前。

massive attack full band 上陣,台上並有兩套鼓 (一套是真鼓混合 synth drum,鼓手的鼓機式敲擊既精密又型格),一來便是來自"blue lines"專輯的 breakbeat 悅耳之作'hymn of the big wheel',由客席 reggae 歌手 horace andy 演繹。人皆知星閃閃的客席歌手群乃 massive attack 名物,是次除了合作已久的 horace andy 外,尚有於去年四曲目ep "ritual spirit"唱歌的尼日利亞歌手兼樂手 azekel、蘇格蘭 hip hop 組合 young fathers,而驚喜的是早在'daydreaming'時期已合作的騷靈女歌手 sarah nelson 現身,獻唱了'safe from farm'及當年她與樂隊合寫的經典名作 'unfinished sympathy'.

早猜到他們不會玩"heligoland"裡的歌  —  縱然我在想如果現場聽到'paradise circus'絲絲入扣的拍掌聲會是多麼型酷而美妙,又或者玩起「求雨歌」而真下起雨來便真好玩  —  失望的是沒玩 'teardrop',驚喜的當然是居然玩了'angel'!當前奏響起時,簡直毛管戙。


有些朋友說,cockenflap 十週年,line-up 卻弱了,其實我也同意,不過有 massive attack 列陣,就當是一個打十個吧!

























blossoms 靚仔歌手 tom odgen 幾似前英格蘭國腳麥馬拿文  :)




2 則留言:

  1. 又真係幾似老麥,不過最似嗰個都係福山雅治……the prodigy我曾經都有買過佢一張唱片,就係用蠍子做封面嗰張!

    回覆刪除
    回覆
    1. 唔,應該是蜘蛛做封面吧,這是樂隊幾年前在英國 milton keynes 的現場錄音盤,那陣子我隔三兩天便會放放它的藍光碟;今次在 clockenflap 置身於 prodigy 的爆烈電音中 (論能量比去年 chemical brothers 更強大),真是刺激亢奮的體驗呢!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