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04

明星咖啡館


























【事】

人人都在媽叉財政預算案,眾聲沸揚中居然聽到不止一人說,這個陳茂波跟前朝夏鼎基、彭勵治無得比,這樣講是不是太好笑?就等如說梁振英跟朗奴列根「級數有落差」,聽起來十分詼諧。

在派錢、扶貧、醫療等大埋概念七嘴八舌之間,看來所有人都 missing the point 了。大象是,在中共眼中,香港的錢是他們的,要牢牢放在口袋裡。但由於錢實是太多,不花些確有點礙眼,於是便巧立許多子虛烏有基金,這裡放些,那裡存點,自一個帳戶分拆多十幾本紅薄仔,今年的創科五百億,又是一例。而所謂的財政司,只是一個檯面上發聲公仔,真正的有識之士不會當,也不能當,陳茂波這個二打六可謂天作之選。


中共把所謂的「財政預算案」訂好了,他便來照本宣科,在立法會讀一讀,往電台講幾句,便行了。然而,僱用一個 help,也得給他一點尊嚴啊,於是就給他點「權力」,讓他自訂三兩個設好上限的「創意政策」。這個人於是想出發一萬張遊樂場公園入場券、考公開試免費,諸如此類。精明中共掛一漏萬的是,這傢伙囤地和經營劏房沒錯是有兩下子,其他事卻一竅不通,真是個他媽的兔崽子 ….

預算案甚麼的,大家也不須費心神了,不如看看那所餐館有抵食套餐、那間廉航有來回大阪筍機票,更好。反正如果移不了民,待在香港這地方,要多用心的就是這些嘛;可不是嗎?



【想】

陶傑說:「讀中國歷史,讀得通,就知道中史這一課很實用,因為三千年來有太多蠢人和壞人的樣辦。此各類人辦,在現代中國人社會仍滿坑滿谷」,講得沒錯,歷史本來就充斥愚笨之徒、無恥之人、奸惡之輩,看看今日香港政界官場,就有一大堆。

蠢人壞人當然不只是中國才有,人類歷史,東西方俱血跡斑斑。民主政治發祥地大英帝國的歷史,亦儼然一條血路,道旁有無數滾滾落地的頭顱。

英國是文明文主大國,自諾曼王朝至今千多年歷史中,當然也不乏滿手血腥的暴君,和資質低下的國王。然而盎格魯-撒克遜人就是能把民主制度實踐得最好的民族。一二一五年,國王約翰心不甘情不願地簽下《大憲章》,王權從此受到約制,雖然以後的國王反反覆覆都曾意圖破壞它的規定,英格蘭最終亦能依此臻為民主國家,並成就了一套對權力制衡的長治久安可靠制度。

狄更斯文筆一貫幽默 (還記得電影《東方快車謀殺案》裡的神探讀《雙城記》也折服於他的筆觸,讀到妙處不其然誇讚作者),《狄更斯講英國史》(a child's history of england) 從古英格蘭寫到詹姆斯二世,一闕血色歷史,在辛辣、諷刺卻又輕鬆的妙筆裡,一個個君王活靈活現,令人看到權力這頭惡獸,是如何的兇猛。當西方民主國家終把王權這頭兇獸鎖在籠牢中,東方一個大國的皇帝今天卻妄圖千秋萬世,把權力死攬至掉進棺材一刻。一個民族,號稱文明五千年,至今仍未能自咒語裡解放出來,直是不可思議。

21 則留言:

  1. 中國人他媽的根本沒有進步過。香港人仲衰,西化了156年,唔夠20年就嘔突個半世紀的功力。「讀歷史?搵唔到食喎!」依家有得High Tea,一年可以飛幾次,仲有乜所求?港豬呢個朵,真不是浪得虛名。

    回覆刪除
    回覆
    1. 廣東人其實本質彪悍,但香港享受了百多年英國文明教化和優渥環境,已沒了袁崇煥刁那媽頂硬上的氣概。可悲的是大多數人被支聯會與泛民長期搵老襯猶不醒覺,繼續精神自瀆,育成今日不可救藥的港豬群。

      香港已死,死不足惜。

      刪除
    2. 睇《黑暗對峙》,見到英國人,就算明知輸,都要同納粹德國死過;睇杜汶澤《空手道》,也講遇到比自己強大的敵人,該要怎樣應對。香港人,真係好廢。

      刪除
    3. 九西補選,姚松炎敗於托大兼傲慢,錯信所謂的「競選顧問」(用超級離地手法競選,幼稚到難以置信),更致命的是,年輕人摒棄泛民。不能說香港人爭取民主的方式,與這批長年假扮抗爭的政客全無干係。泛民不死,香港不生!可惜大部分港人仍未醒,或根本不會醒,但今次補選顯然見到,有不少年輕人醒了。

      香港已死。它可會有一絲復活的機會?我悲觀但不絕望,像今日李怡先生說的:不能輸了明天。明天,就是年輕人。

      刪除
    4. 我今次冇得選,如果有亦一定蕉桃!

      刪除
  2. 大學時讀Hard Time,對狄更斯是五體投地。文中提到的作品我也想看,但最後在書店選了另一本。

    回覆刪除
    回覆
    1. 幽默筆觸書寫血腥歷史,狄更斯也挺弔詭的。

      剛看完 bbc 劇集"gunpowder",描述有名的 gunpowder plot, robert catesby 企圖刺殺國王,把國會炸個粉碎的故事。第一集便有極血腥殘忍的行刑,跟狄更斯書裡的描寫九成相似。

      刪除
  3. -香港人對政府的不公義和荒唐舉動已經麻木了,好像多了人一放假便飛日本/台灣/韓國,也越來越喜歡吃珍奇食物。(但我的朋友們外出吃飯卻比以前慳了)
    -記得讀書時老師推介我們看狄更斯,所以看了幾本。講小孩受苦的最令我有同感(講到他們長大後如何發奮,我便會失去興趣),講成人的最令我印象深刻是《雙城記》。對你介紹的這本也有興趣~

    回覆刪除
    回覆
    1. 香港人有中國南方人的「精」,這種醒目、反應快、轉膊快的另一面,就是沒有頑愚的堅持與勇敢。能夠做到佔領,已是極限;失敗之後,整個心態便大幅轉變,不能避秦的,便改當順民,在吃喝玩樂中過日子。這種心態,六四後亦出現過。當時香港經濟仍有無限活力,條件比現在好得多。今日,再樂觀的人也心死了,再堅持的人也放棄了。苦了的是長路漫漫的年輕人;他們從未經歷美好的香港,以後的人生就是在極權下做個劣等公民。

      英國史不複雜,最容易混淆的是國王名字,來來去去就是那幾個名。當王袍脫下時,這些人活脫脫地跟你我沒有分別。我們不能相信人,要信制度。但看看身邊,對極權膜拜的人又怎會少?

      p.s. 今晚工作關係看了《閨蜜2》。我覺得,香港人真要想清楚,自己相信的是甚麼,自己的優點在那裡,如果只盲目企圖與大陸融合,最後結果只有一個:你甚麼都不是。

      刪除
    2. 我也為現在的年輕人可憐。
      很同意你的分析,香港人太「精」,未出力反抗,已覺得必敗和「做嚟冇用」。
      你竟然要看《閨蜜2》!想當年我被朋友拉入戲院看《閨蜜》,覺得主角們面對的事與我距離很遠,她們的生活很夢幻,又覺得看這種戲已超齡。所以我是不會去挑戰《閨蜜2》的~

      刪除
    3. 革命不是請客吃飯,看看南韓的民主是如何拚出來的。

      眼見中共兇起來,習近平要做皇帝,香港人做的,便是努力賺錢,希望盡快把子女送走。

      香港,又變回「借來的地方」。

      我也不會鼓勵妳去挑戰《閨蜜2》。我猜本地票房過不了三百萬。它用一港二台女星,卻沒大陸的,中國票房注定必敗;這是極大亦極其明顯的失誤。世上有些事情就是如此,令人好生奇怪。

      刪除
    4. 《閨蜜2》拍得好嗎? 看一時我只是接不通, 細我好幾年的朋友倒是很喜歡。
      聞說最近的港片《大樂師》只有很少場次, 不知實際拍成怎樣, 但一開始就場次少都好慘。
      最近在網上看了一個本地學生的畢業短片, 不錯。 還有《地平說》, 也想看。 但若一套戲場次少, 對手又很强的話, 實在難找時間去看。

      刪除
    5. 拍得很爛。玩齊屎尿屁冇問題,但度得不抵死也不好笑,且製作水平甚低,似 cheap 版谷德昭 + 王晶。

      一個創作人會說,只要電影拍得好,有麝自然香,就會有票房。宣發與排片則會說,若只能排到爛檔爛場次,就算部片曉飛,都冇用!

      刪除
  4. 東西方哲學的分別, 早定成敗. 東方幾多千年都唔會發明電理的. 怕俾雷劈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中國與印度的東方哲學,前者仁義禮智內聖外王,後者緣起性空離苦得樂,都沒有科學精神於其中,是以俱開不出科學,這絕對是事實。然而儒道佛哲學與西方哲學以至基督教義於義理上皆有其精彩處,可謂各有勝長。重要的是要準確,合理,客觀地分判,不能民族自大,也不應自悲自貶。譬如如果說中國的名家是邏輯學,那便謬之千里矣。

      刪除
  5. 香港人有一個缺點就是太喜歡一些快餐文化,吃飯如是,聽歌如是,看電影如是,像最近的財政預算案,九成人的著眼點還是在派錢與否這件事上面,大家就知道香港是沒有得救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香港冇得救,是共識;救得番,是奇蹟。今日李怡說:「世界上許多東西當你擁有時你不覺得珍貴,當被蠶食而流失時,你才會驚覺那是不容失去並且本來就是屬於你的東西。這種因為漸漸失去而產生的對既有價值的珍惜,使我對這個殘缺城市的感情油然而生,不忍離去而要在餘生做些力所能及的事。」香港人真如他所說,當面臨自由消失的威脅,就會奮起捍衞?抑或,是縮沙做鵪鶉?起碼以現時看,是後者。

      百多年來,香港經歷一個又一個奇蹟,但恐怕它已化光所有運氣。仍是那句,苦了的是年輕人,走不了的,只能跟十三億苦難同胞一樣,在獨裁魔爪下做個劣等公民。

      刪除
  6. 人是逃不了本性的. 歷史早以證明. 美國就是個社會實驗, 只要240年就跌回人性的 equilibrium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不太理解你的意思。跳開一點說,希望美國在二百四十多年後,槍械終在民間能禁之於密,人民真正能體現憲法精神,有免於恐懼的自由。

      刪除
    2. like in physics, external force is needed to push an object out of it's equilibrium and without this external force, the object will fall back to it's equilibrium state. a group of the brightest people came up with the constitution and pushed a nation on to a higher plain. and it only took about 240 years for it to fall back to it's equilibrium. equilibrium of human nature.

      刪除